專訪 羅藍亞LANA LO
作者:梁文光

 

 

  Marco 於 09 年 6 月某個早上,跟香港樂壇知名人鮑比達先生結伴同行住廣州,鮑老師為要主持【鮑比達與陳潔麗新專輯說明會】,見鮑老師這音樂大師眼帶倦意,我們在直通火車上談話不算多,自應體諒,祗因他今次也不例外 ---- 不眠不休、通宵達旦地為了製作音樂,弄得自己疲倦不已。有一件事仍牽掛在他心頭,就是羅藍亞和陳潔麗快將面世的新專輯,音樂和人聲的錄音部份已順利完成;要做得好聲的 hifi 碟, mastering 這工序是很重要的。考慮拿去日本做這後期製作?因相信日本 studio 器材比香港為佳;但可信賴的除了器材先進之外,控制和鑑聽更為重要,看來最信得過的就是自己,鮑老師真的有考慮為此飛行一次。

  在談話之餘才留意到手上小冊子上的附圖,羅藍亞是鮑比達全力打造的新聲,這並不惹我注意,經過兩小時半的舟車勞動,我們終於到達廣州廣東音像城。在會場內的會客室中見化妝師忙於為年輕小妮子妝扮,經介紹才知她就是羅藍亞 Lana Lo( 洋名 ) 。 Lana 給我第一個和第二個的好印象就是好禮貌和漂亮,怎麼在宣傳小冊上不叫人看得出她的漂亮?呵呵!是宣傳技倆 ( 意想不到 ) 嗎?

 

 

  這行程, Marco 預期見的是 Lily ,有緣認識了 Lana 是喜出望外之事。在排練的時候,工作人員忙於調校音響器材, 鮑 老師著急於電子琴的設備如何善於運用,在這機會,我找住 Lana 拍下幾張照片同時亦打開初步溝通的話題,估不到 Lana 如此隨和地順應 Marco 建議,坐在台上地板拍照; Lana 儀態本是高貴大方,加上適量的不拘小節和爽朗的個性,總給人易於相處和惹人愛護之心。到了 Lana 正式開腔的時候,可叫人震驚的嗓音,激昂起伏、強弱對比、唱歌感情是熱情澎湃的,爆炸力有如洶湧巨浪 ---- 她是香港新一代 rock 后、鐵肺娘子;怎想像 Lana 嬌小的身軀蘊藏如此大的能量,就從這一曲『〈信徒〉後來改名為〈再次擁抱〉』帶來我們對 Lana 的深刻印象。這新專輯說明會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 Lana 以輕柔的聲音問我:「可會因唱歌大聲令你耳難受麼」? enjoy very much ! 除了對她歌聲的回應之外同時對她細心和溫柔也是合用。

  自三歲就移民美國的羅藍亞 Lana Lo 滿口西洋口音,能操尚算流利的廣東話,已給我放下跟她語言溝通障礙的心頭大石了;原來她除了語言不完全被洋化之外,保留中國女性美德這方面更顯得她可貴之處。到了晚飯的時候,在沒編排座位的席上,有幸的又是 Lana 和化妝師姐姐 Jackeline 在我旁邊,我好奇這半個鬼妹還懂得拿中國筷箸嗎?說來那時快,她使出熟練持筷功夫,已將食物送到我碗上了,理應是由 Marco 展出男兒夫風度招呼這小妮子,但基於盛情難卻和自知技遜一籌,就由小妮子盡展所長好吧!

  我欣賞羅藍亞 Lana Lo 的唱歌表現,也讚賞她隨和大方,好奇,她的一切所長是與生俱來或是後天的培養,遂主動邀請她作本網站《音響名人專訪》的嘉賓,實際上這專訪的邀請正是我們與 Lana 整整一天相處所交談音樂的延續編。回到香港,我們喜歡選擇優悠閒又寧靜的地方,某大酒店中的咖啡荼座。每次見 Lana 給人的印象都是美的面貌,因為她是十分注意儀表,愛靚是女兒家的天性;但在某些情況和環境,又可看到另一面的她,記得在廣州行程的第二日,在中華廣場的露天場地, Marco 參觀 Lana 的唱歌演出,當天下著濃密的雨水,廣場上圍觀著極其多的聽眾,每人都拿著雨傘。我榮幸得 Simon 哥妥善的安排,走進後台帆布幕,見到化妝師 Jackeline 為 Lana 的美麗臉容添加脂粉,到 Lana 上台的那一刻雨仍是下過不停,在台上引吭高歌的一曲「期待」未到半分鐘, Lana 竟將早為她預備的雨傘放下。

  演出過後,我問 Lana 不介意雨水沾身嗎?怕浪費化妝師的一番功夫嗎?

Lana :「要向 Jackeline 講聲抱歉,當然不願浪費她的一番功夫,但因拿著雨傘唱這首歌有點不配合,而且唱這歌時又須要來得「放」一些,雖然怕雨水濕身有損我儀容、亦怕因此而至病,但當時為要投入去唱,就沒顧慮太多了!

 

 

  據資料所得,「羅藍亞 13 歲那年被民主黨一位政要選上,出席參加美國參議員愛德華甘乃迪 (Senator Edward Kennedy) 的宴會,於宴會中表演演唱一曲〈 I Will Always Love You 〉,獲得三百多位嘉賓讚賞,隨即由政要引薦認識歌星,邁可 . 杰克蓀胞兄 (Jermaine Jackson) ,經 Jermaine Jackson 介紹美國荷里活名師 Bob Corff ,跟隨 Bob Corff 學習音樂及訓練兩年多」。

Marco : Lana 唱歌的氣量相當驚人,怎樣練得來的,你有好的天賦,怎樣幫助你引發出來呢?

Lana :在初中至高中時參加過很多校際歌唱演出,越來越發現自己有唱歌興趣,直至跟隨 Bob Corff 學音樂和訓練,可給我很多的啟發和幫助。

Marco : Bob Corff 在那一方面給你的啟發和幫助呢?

Lana : Bob 教我練氣,仰臥在地上用厚書放上腹部練習呼吸,而且放在腹部的書越放越多。另外, Bob 就彈鋼琴要我唱 Hi do 、 fa 要持續 15 秒,每次練半小時,啊!!是苦練的功課。

 

 

  羅藍亞 Lana Lo 有好好天賦藉名師訓練,就引發出無比大的潛能,還加上她喜愛聽黑人 blues 及 soul 、搖滾歌曲和歐西日韓流行曲,對歌曲的感覺是強烈的。同是在訪問的一日, Q/A 式的訪問已到尾聲時, Marco 邀請 Lana 到的 HI fi 發燒窩聽聽音樂,有意考考 Lana 的耳朵,我拿出 Miles Davis 〈 So What 〉, Muddy Waters 〈 My Home Is In The Delta 〉 , Shirley Horn 〈 You Won't Forget Me 〉等經典 Jazz 和 Blues 都是很強烈的內心演繹,還有德國爵士歌后 Jocelyn B. Smith 於柏林 Live Concert 中的一曲〈 When l Need You 〉, Lana 聽了並興奮的說這是我學習的目標啊!另外有些歌曲是歌手唱得好,但錄音不大理想,例如:數碼味,樂器與人聲比例的輕重又或配樂不大理想, Lana 全部都分辨得出。呵呵!這小妮子的聽覺能力可叫不少 Hi Fi 發燒友慚愧啊!

 

Marco :你在美國加州大學畢業,主修的是歷史;又在美國 Hollywood Design Institute 副修形象設計,你所修的是那國家的歷史?

Lana :我雖然自小就隨家人移民到了美國,但我仍很關心中國,我所修的課題集中於中國人在美國生活的歷史,在生活中看到中國人在外國生活 ---- 總有一定程度的民族歧視、排華及不公平對待,有時自己有些心酸。修讀歷史方面,我更有興趣修讀中國歷史,各朝代的興衰轉變叫自己學習和警剔,不過可惜美國沒有這麼深入的學科,我想可以在香港或內地報讀這科。

 

 

  我與 Lana 相處的時間比起一般傳媒記者訪問所接觸她的時間為多,不論在公開場合或私下朋友身分的約見,她總流露出西洋人無拘束的爽朗大方性格,並結合中國傳統禮儀教養,可謂中西合壁集於一身的文化結合。跟她談話常是很自然的,又易達到話題投契,尤其是在談到音樂有關的話題,絕不會出現冷場或悶局。 Lana 也是朋友吐苦水的好對象,所以她的朋友給她「 Love Angel 」的別號。雖然 Lana 不懂看中文,但講普通話和廣東話也算流利 ( 當然英語是最流利和地道美國音 ) 。 Lana 父親是香港 人 ,母親是台灣人,在美國生活時,家人中的溝通多是國語和廣東話,因為她父母希望 Lana 保存著中國人的禮教和文化。羅藍亞的新個人專輯十首都是國語歌,不懂看中文字怎辦?原來鮑比達和羅藍亞都同是需要英文字母拼音才可讀得出中文發音,當記熟在腦中就可不看歌詞了。

 

Marco :這次是你第一張個人大碟,請講你認識鮑比達的經過?

Lana :某日與友人結伴唱 K ,認識了現在的經理人 Simon ,他 將我唱歌的光碟給了鮑老師聽,自此就開始我們的合作了。

 

Marco :你覺得在台上演出與錄音室錄音時的感覺有什麼分別?

Lana :在台上 Live 演出時與聽眾有眼神和感覺交流,可說是雙向的溝通,尤其是有 Live band 我會更投入和興奮。錄音室唱歌?感覺會是保守一些,專注投入唱歌,但少了一些即興的感情或動作。

 

Marco :我與 Chris 談到近這十年間流行曲市場偶像歌手當道,垃圾歌充斥的這時代, Chris 的反應甚強烈,而 Lana 你認為好歌要有什麼定義,如何分別呢?

Lana :好歌必定要感動人心,給人一聽就產生驚喜,如果不令人 有 suprise 就好極都有限了,歌要傳達一種意義,引起人共鳴。

 

 

Marco : 你在錄音室中怎樣培養唱歌感情呢?

Lana : Marco 你知啦! Chris 的錄音室有要脫鞋才准進入的規矩 ,燈光不要太光,還要看譜和詞,我要先明白歌詞,理解了整首歌,然後 以自己代入角色中,有如講故事般的將歌詞內容套入音樂旋律地唱出來。

 

Marco :在 Lana 羅藍亞即將面世的大碟中,我祇是聽過〈再次擁抱〉和〈期待〉兩首歌,這都是勁歌,是否整張碟全都是勁歌?

Lana :最勁的是這兩首歌,其他的都是以慢歌為主。

 

Marco :先給人印象和打榜的是兩首勁歌,對於 K 場以唱歌為自娛的朋友不是專業歌手是有一定的挑戰?

Lana :在 K 場有不少臥虎藏龍,可能某些歌有一定的難度和挑戰,才會引起某一些人的興趣。

 

Marco :對於 〈再次擁抱〉 這歌,你有甚麼感覺?

Lana : 〈再次擁抱〉是一首慘歌,描寫痴情的女主角,一心等待所愛的人回來,現實 就是變了心的人 …… 就是變了!但女主角仍是一往情深 ---- 不太理性的等待;我是將自己代入歌的故事中而唱出來的。

 

 

  在現今世代,仍對愛情抱著天長地久這態度的人,已經少見了,西方人在這觀念比起中國人更甚。順帶這話題,我問 Lan a 對愛情觀念的看法,她很灑脫而且決絕的講:「寧缺勿濫」愛情是一生一世的,她堅持自己所流的是中國人的血,觀念、思想與家庭教育都是中國化的,而且還是很傳統的那一類中國女性;我笑她是孔龍時代 ( 已過時 ) 僅餘的稀有動物。

 

Marco :在你的歌上,尤其是 〈再次擁抱〉歌內 的 “adlips” 是鮑老師作曲時譜上?還是你自己加配上的呢? (adlips 即是 Yeah 、 Ya 、 Wo --- 等 ) ,這英文名詞是 Lana 教我的

Lana :在練歌時,頓時靈感湧現我向鮑老師提出在這歌加上 adlips ,會有另一種感覺和不同效果,幸好終得老師贊同,而且仔細地給我意見。希望大家喜歡啦!

Marco :以 Lana 的唱歌造詣和音樂天份,在香港的樂壇上是難得的,樂迷們當然期待有 Encore ,就是 Lana 的第二張個人專輯。你可有什麼構思,或新嘗試?

Lana :自己可能嘗試作一首歌或者詞,選一首歌由我自彈自唱,又或嘗試另一類的 Rock Pop 的歌,加幾首廣東歌,英文歌我也希望唱,例如: Christina Aguilera(Pop ) 、 Alicia Keys( Soul) 、 Avril Lavinge(Rock)---- 等,再加入些韓國愛情歌也都好。哈哈這專輯太豐富啦!

 

Marco : Lana 與鮑老師合作感覺如何呢?

Lana :我在多年前已有聞 Chris 的大名,也有聽他的歌,我欣賞 Chris 音樂才華和創作力。很榮幸 Chris 一次過精心的為我泡製十首歌,我與他的合作相處的過程是開心的。 Chris 懂得體諒人,亦明白事理,有時我在錄音室唱歌的狀態若未如理想,就算他自己多麼心急,也不會迫我,還叫我休息或為我再擇日。我感覺就是好朋友的相處,很舒服和溫暖;甚至有時錄音夜了,我也捨不得離去。我愛 Chris 的音樂,他在彈琴時手指流露出音樂吸引力,是有 power 的,常觸動人情感,令我感動的!我深感激他。我可向 Chris 講句話就是:「 Your Music Inspires Me To Sing The Way I Do Now 」。

 

Marco :你的個人專輯全是國語歌,有考慮過在香港發行國語歌的競爭力可能不及廣東歌?

Lana :國語已國際化了,比廣東話更盛行。我們看!香港的歌手也不少除了唱廣東歌之外,更兼唱國語歌,對嗎?

 

  羅藍亞 Lana Lo 自小至今已累積臺上演出經驗和打好扎實的音樂根底,同時在美國得名師訓練,年紀輕輕的她無論是唱功和台風表現都令人讚賞不已!近來常有不少 Lana 的 fans 向我電話或親臨查詢,竟有趣事發生,有人誤將 Lana 名字的發言讀成: La La 、 An La 、 Law La …… 等,我在說笑之餘靈感突來,不如教他們一個易記的方法,就是記著 Lana 很漂亮『靚啦』!事實真是很靚! Marco 將此事告訴 Lana ,她的反應是很有趣,這是好的加強記憶法;但 Lana 反而喜歡大家將注視她唱歌實力這焦點重於她外表美麗。 Lana 在美國副修是形象設計,衣著和妝扮當然是她的強項,我所稱讚她的不是誇示名貴牌子,而是配襯顏色和款色方面的慧眼。在不同的場合,包括於公眾演出、海報冊子造形或私下朋友性質約見,每次見她都有不同的觀感和個性。一時是激烈的辣妹、一時是淳樸民歌手、或時髦少女、又或是青春無敵的十來小女孩。 Lana 就是擁有得天獨厚的形象可塑性,當然包括她的審美眼光。至於羅藍亞 Lana Lo 的音樂天賦,已於公開演出和個人專輯初露光芒,我們拭目以待 Lana 在郁悶的香港樂壇,憑藉她實力和特闊的可塑性綻放耀目的光彩。

注意:

1/ 歌曲『〈信徒〉已改名為〈再次擁抱〉

2/ Marco今早問過 "靚靚"的經理人,知道 "靚靚"的專輯是打重本錢在日本mastering和印碟,應可在 7-Aug正式公開發售 (A/V sow當然有啦!) --------- 期待--------- (31-July-09 更新)

 

製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