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王巍 先生    作者:梁文光


  自從在 hi fi 試音碟 陳潔麗的個人專輯《心曲》中,留意到王巍這音樂創作人的名字,他的作品頗有份量,有獨特的創作意念,而且能獨自擔任作曲、作詞、編曲的位份,他還對錄音製作程序與運作有相當之認識。

  Marco 早已於 2002 年《心曲》專輯中的<小村莊>這曲,對王巍先生 (Tommy 洋名 ) 起了深刻印 象; 想不到時隔五年的今日,有幸藉陳潔麗的引見,得以與 Tommy 會見,當然趁這機會與他作一專訪,探討多才藝的音樂創作人的經歷。

  另方面,同時有興趣細聽 Tommy 以創作人角度去一談陳潔麗的歌唱表現與感受。

       

  在年輕時 Tommy 已對音樂有濃厚興趣,父母為了培養與啟發他對音樂的天份,就重金的花了一仟陸佰元買了一具鋼琴 ( 在 25 年前算是不少的數目 ) ,父母邀了鋼琴老師教學,並沒有向兒子施加壓力或訂下考級的目標,這樣就為 Tommy 打了少年的琴鍵基礎。父親是頗知名的電視文藝傳媒的策劃人,參與製作廣州電視台的大型綜藝節目,例如:「羊城萬家歡」、「全運會」、「陸運會」 …… 等。

 

  Tommy 自小培養了音樂與傳媒文化的興趣,有一定比重的受家庭所薰陶,唸大學的期間,自組樂隊,參加不少公開校際演出,亦創作了不少歌曲,他的作品很受同學們歡迎,甚至在畢業禮時,校友們都經常唱著 Tommy 的作品。在這年間已開始鑽研電腦音樂,當時在內地來說,算是很領先的技術了。

  現時 Tommy 擁有自創業的動畫影音多媒體製作公司,我們熟悉的 hi fi 試音碟《愛的歌》專輯中的DVD 音樂影片<忘了自 己> 和《心曲》專輯中的 VCD 音樂影片<小村莊>均是 Tommy 的製作公司所出品。另外,在陳潔麗的個人專輯中見到王巍的創作曲例如:<小村莊>、<女孩>、<綠色旋律> ---- 等,都是他在百忙中為興趣客串而寫的。 Tommy 名下公司的動畫製作《豬豬俠》和《果凍三劍客》主題曲都是 Tommy 的創作,至於配樂與編曲多是他親自處理,或與負責音樂的同事們交流意念。當我講開話題而轉問到Lily時,她不諱言說 Tommy 是工作狂的人。

Marco :你這麼愛音樂,有考慮過當歌星嗎?

Tommy :讀書時我們的 band 隊參加過很多歌唱比賽,如果當時有發燒唱片公司向我們招手的話,可能會改寫我今日的行業了。如果我少年時,父母在我學音樂方面向我施加壓力的話,可能我會學得更好;不至於導至我現在這不算正統的音樂基礎。例如在今次 Lily 個唱負責音樂的導演,說<小村莊>這曲很吸引他,他們原先都不知是我作的,但覺得這歌很特別,講來又奇怪,難以將這歌分類,問到我自己,也覺得好笑。

Marco : 有時不太依從正統規格的音樂創作更顯得個人的自由度和自我個性與風格。若放眼看近代的歌,難以分類別的歌不勝枚舉;社會文化不斷在變,容易滲入多種不同類型風格的外來歌曲,常產生很多混合型或不傳統規律的歌,各有各特色,祇要好聽和得到市場接受,己算成功了。

Tommy : 有時,作為專業創作人,其自由度或許易受社會人士的規限,例如:在於原則,風格上怕受批評,因此易受心理或實質限制;若作為業餘客串方式的創作,就有不同的感覺,可以不太執著了。

 

Marco :你寫給 Lily 的歌都很受歡迎例如:<小村莊>、<女孩>、<綠色的旋律>,你如何捉摸市場聽者的喜好呢?

Tommy : Lily 以往唱的歌比較以慢歌為主,我就寫一些輕快的歌給她,或想可算是調節吧!

Marco : 你幾時發覺自己的音樂天份或興趣呢?

Tommy : 約十年前 1997 年,我在大學組 band 又有自作曲,當時『通利』舉辨了校際音樂節,我都有得獎。創作歌曲旋律是要講天份,個人感覺強與靈感。

Marco : 作曲方面自由度很高,可將音符與節拍如何堆砌都得,但好聽與否正是最好證明。作曲是從本來無一物的虛泛慨念中,經過構恩,藉音符將要傳遞的情感意念表達出來,就算成了曲子的初形。而編曲的工作就易遁著慣例再配合經驗就可行。身兼作曲、作詞和編曲的 Tommy 做事常與眾不同,例如在陳潔麗歌集中,他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亦是很好的點綴了。

Tommy : 講到理論,我都算是理論性的人,凡事愛分析,每當我喜歡時,就沉了下去,且很專心。我是學商業管理,讀書時玩音樂是興趣,就培養了建立喜愛音樂基礎。

Marco : 除了以往你作給 Lily 的發燒歌和動畫歌之外,還有其他未公開的歌嗎?

Tommy : 現在公司的業務很忙啊!如果可以不顧一切的將公司暫放下的話,我就可多產幾首歌了。不過,我仍有留意和思考,關於有些什麼歌合 Lily 呢?而又可發揮 Lily 的最好表現,講開時講 Lily 是時候應該有多些屬於自己的歌。

如果歌手有多些自己的歌,易於在聽眾心目中建立形象;另方面唱自己歌,就不太受聽者或多或少的先入為主的限制,更易建立自己的個性和風格。

陳潔麗在港的個唱, Tommy 多次陪同她來港,代處理一些事務,同時又多關注個唱的場地、音響與及樂隊的溝通,因 Lily 是發燒碟歌星,所以她的個唱應跟流行音樂演唱會不同。

Marco : 你覺得 Lily 若在開闊歌路方面,有那類型歌好提議呢?

Tommy : Lily 可進步空間很多,她可有無限的突破領域,應多試不同類型歌,應以探索多方面的發展。

Marco 與 Tommy 在談話中,互相都十分認同 Lily 擁有天生具吸引力的嗓子。例如一些本來不太好聽的歌,若經她去演繹,經常可出現腐朽化神奇的效力。例如:<風告訴我>這曲原是台灣早年的歌,據錄音監制口述,初時拿這歌來給 Lily 聽,並請 Lily 試唱,雖然初時她不太願意,但後來終於唱了出來,聽了竟然是那麼悅耳動聽。另外又有人寫過一首漁歌給 Lil y ,似是很老套,但 Lily 唱了出來,竟然又是唱活了這首歌。一位好歌手經常能將一首平凡的歌顯得不平凡;亦等同好的演奏家,即使要演奏一些不大好聽的曲,也不會令人覺得難聽,還可能轉化成另一種好的味道。

這次與 Tommy 的會談是甚有意義和建設,我們談到興高釆烈的是演繹者 ( 歌手 )Lily 的天賦潛質,蘊藏著的無限實力,而她被引發起的光芒,看來正是剛剛的開始。

我們若以創作人身分和角度去看陳潔麗,是應要多了解和儘量的以不同途徑去給她發揮獨有的強項、特點和個性,尋找或創作多一些屬於 Lil y 的歌。她本身能唱得好的歌種類很闊,不應局限於只懷緬過往曾被普遍接受的歌,而忽略 Lily 潛在而未有舒展的歌路。 Tommy 再一提的是, Lily 在錄音柵錄製歌是快而準的,很易上手,而且她跟樂隊配合是很容易一拍即合,易有 feel…… 。我們讚美陳潔麗的話題或許應點到即止;假以時日,待 Lily 在藝術星途上大放光芒時,大眾就會明白今日我們所說的是先見之明。

我們同時有些感想或感慨,不少音樂人常抱著中規中矩的態度去處理音樂的工作,就難以有突破。 Marco 所欣賞的陳潔麗和王巍先生,他們在音樂的投入和熱誠是可嘉的,現今的樂壇正是渴求這樣態度的人材。

 

返回名人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