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玩盡AR-3a與復刻版Marantz 9   作者:梁文光 


經《膽機世界》轉載

  很久的以前曾聽過古董馬蘭士9推ATC-100,約十年前在不同的地方有幸被應邀鑑賞老 “9”配AR-3a,這次是精彩和深刻印象的發燒日;時至今日適逢AR-3a喇叭和馬蘭士9在敝店偶遇,怎能錯過此良機,不將3a和9繫在一起嗎?圖(1)祇因它們是一套好的配搭。AR-3a眾所皆知是低效率,故常被眾多用家一廂情願的以大功率原子粒機加以身上,並早已點定鬼太鼓、柴記1812、Eagles“Hotel California”…等,出招都是要命的軟件,為要考驗AR-3a的長衝程低音,過得到關歡喜自若;或再一次盛邀親朋,為的是展示AR-3a的任勞任怨耐力,有幸生存而無損者,香檳待候是少不免。另方面,有否想想AR-3a還有文靜和優雅的一面,雖然它外表其貌不揚,若揭開面網一看,說它是「有個性」或「自成一派」是美其名的形容;坦言「醜樣」也未為過,尤其是高音和中音的音圈引線是從正面直接銲上接點,再以黑色電工用的膠布貼上引線處,這樣「不修邊幅」的作風,只有AR廠才做得到,甚至土砲友或車房小廠家也甘拜下風。

 

圖(1)
圖(2)
圖(3)
圖(4)

  圖(2)另一點是,今次見的3a已未算最醜的!跟以往筆者所見識過的油布邊(50年不變),不同之處是這對低音單元的喇叭邊是海綿材料(易老化的)圖(3)。所謂油布邊是採用油布的材料塗上黑色黏油,還不時見到似發了霉的小班點,加上整個喇叭體系的設計外觀醜到極點,反流露出另方面的美感,簡直是設計天才,致敬!
  昔日筆者使用Harman Kardon 16A 或DYNACO 400來推AR-3a,已滿足了眩耀 “功率能量”的快感;而今日復刻版的M-9經改良(還原古董電容)並抽起「反相」和「低通濾波」部份,《參閱膽機世界》05年8月之拙作,這新裝M-9已算玩到盡了,好聲到甚麼程度?M-9驅策志平3吋小喇叭低音與雄厚的氣量創下刷新紀錄,但高中音的細膩處就不及志平仿西電91 300B或2A3後級是預料中事,畢竟這並不是最佳的配搭,這麼高效率的「小喇叭」祇要單端2A3或300B後級已叫它貼貼服服,再大的功率除了是浪費之外,更大的問題是未發揮M-9的最佳表現功率,約10W-40W範圍。

  AR-3a配M-9「合拍」的程度遠勝過每聲道200W的石機,話雖說3a是低效率,但M-9的70W確實不簡單,能令3a貼服不已,無論低音控制力,韌力都可令人叫絕,而高中音的細緻與輕盈微細弱音都能重播無遺,軟件包括
Jazz: Wynton Marsalis《The Magic Hour》
小提琴:Nathan Milstein 《Bach Sonatas&Partias》
二胡:閔惠芬《江河水》
粵曲:周頌雅《胭脂扣》、羅家寶《客途秋恨》、尹球《胡不歸之哭墳》等。播放JAZZ《The Magic Hour》中的 feeling of Jazz起步的牛筋引子相當精彩,極具震撼力,生氣勃勃,輕鬆活潑,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又帶出JAZZ那種漫不經意的Relax和舒服感,特顯大喇叭的厚度與量感,又能從容不迫的,正是難能可貴。這次試音的小提琴亦是高難度的考驗,Nathan Milstein EMI 1955-66年版本的《The Art of Nathan Milstein》內的Meditation錄音水準是極高的傳真與通透度,Milstein以一支小提琴作主音,每一個音符都能深深的刻入人心,清脆靈活而細膩的感情演繹,還配合在遠距離的鋼琴伴奏,增添了不少音樂氣氛和投入感。並前後的層次度。在這中型體積的古董AR-3a重播這活靈而輕盈秀麗的小品樂曲,相比那舊裝15 ohm的3/5A有過之而無不及。要求樂器的量感與實在感AR-3a絕對能勝任的,而音樂的還原度與吸引力,正是AR-3a的「毒素」。另方面,中型喇叭竟兼備小喇叭的靈活精瑩與揮洒自如的音場深度及闊度是始料不及的,相信要歸功於以下幾點:
  (一)志平自製的鋼磁木Horn高音:驅動單元是日本古董Coral鋼磁高音,分頻電容是用美國古董油質0.33u 200V,分頻點約是12000Hz,可彌補3a的高頻不足和暗霉的音色圖(4),又因是高質素的靚驅動單元配上手工極精緻的木Horn咀,可謂相得益彰。
  (二)喇叭線:現役的是極罕見而稀有的純銅SWG-18西電單支線,筆者曾幾番嘗試,最終的決定,是以4(正)加4(負)互紋扭合而成的色彩繽紛的喇叭線,圖(5a),在市面上可見的所謂西電線,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有電鍍表面層或錫水表層;相比這極品純銅的西電老線,電鍍或錫水處理的那種就大為失色了,更特顯這純銅的線音效驕人之處,這是難得的極品線材。在此一提,最好用純銅的錫水電工接線叉,圖(5)雖是外表平凡,但因是純紅銅(或稱紫銅)製造,導電性能最高而又最好聲的是這軟質的銅材料,表面加以錫的保護處理,若將這好聲叉的錫水表面層磨去,就更發揮到無窮至盡的「好叉」加「好線」了。

圖(5)
圖(5b)
圖(5a)
圖(6)


  (三)大木方:用木方承墊喇叭這方式,玩得好聲的例子多不勝數。大、中、小型喇叭用不同粗度或不同材料的木方對聲音有一定的差別,今次所用的5吋丁方「高密度」的杉木墊AR-3a,圖(6)雖然放置喇叭的高度與坐位高度稍為低少許也不成問題,說來志平木Horn高音放在3a喇叭頂作超高音使用,也功不可沒,有了這超高的協助,音效大有收穫,樂器與人聲的分隔度大增,又因有了這超高音能凝聚較高的音場和結像力,就算可解決了喇叭與人耳水平的高度差距問題。而這木方對於低音的控制力和實在感是一定的幫助,喇叭放在五吋高木方上離地祇有五吋高,對低音的厚度是有幫助的。另角度講,若因用了木方承墊喇叭時低音有所獲益,但相對高音的清澈和通透度不足時,可考慮外加超高音,是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玩膽:
  筆者在音響行業前線工作,面對不少客人對擴音機的疑難與困惑問題,例如:常將復刻版的M-9壞機比率高於舊裝M-9;和聲音表現新不如舊這兩點觀念一一歸究於新9設計與製作有不善之處,認定所有的新9「燒機」都是因製作不穩定所致;但,我在實戰當中,最近的一年間,修理與檢查過不少下於十多對對新9,發覺超過九成的壞機都是因機主吝嗇所致,大多數都是使用平價而低質素的EL-34,為何不一次花費萬多元買8支舊裝NOS.的Mullard 、Telefunken或 Valvo,原因就祇有機價與膽的比例心理問題。舊裝9現在二手市場十多萬元一對,極靚的「品相」者超過十五萬亦有一定的承接力;而新9的約三萬至五萬左右;能豪情萬丈的花費兩三萬元買一套8支「上品」的EL-34或金獅KT-77者,祇有老9主才辦得到。那麼;新9主怎會捨得如此厚待自己的 “9”兒呢?這是不公平之處,要檢討罷!另方面聲音新不如舊,是可給它舒展的機會,請翻閱本刊05年8月號已詳盡闡釋,不再重覆,結論是,祇要用高質而穩定EL-34,無論新9或舊9也一樣靠得住。
(一)EL-34比試:
現有六款高質的舊裝EL34作比試參考,圖(7)

圖(7)

圖(8)

(A) 美國80-90年代的肥身GE. 6CA7,通常以6CA7這型號稱呼多用於美國、日本或亞洲;而歐洲就以EL-34作6CA7的稱號,實際上,特性規格是完全相同的。決定聲音的不同差別全在乎製造產地和生產年期;並不在乎型號的「稱號」。在美國由60年至90年之間生產了很多這種「肥仔」6CA7,廠家包括GE、RCA、SYLVANIA,而不約而同的有個明顯的特徵分別早期與近期的製作,是在屏極外面的接合點,圖(8)左(A)是早期的產品,明顯見是用碰銲的技術接合點,銲點表面粗糙而不美觀,但結實而穩固是實質和認真的產物。右(B)是近期80年後的產品,可見膽內的金屬屏是屈摺的方式將屏極接合,簡化了處理的過程。單以這兩種不同的屏極處理手法,是不能代表聲音表現的指標;但又因「碰銲」與「摺邊」的不同處理,而可分辨製作的時段。在聆聽比較美國這兩款不同時期的膽,明顯早期製作的「碰銲」屏是較通透和柔順連貫的音樂感,因是早期古董膽,另一點是這早期膽的耐用性能承受力較高,可算是「貴買,平用」。當馬蘭士9出現「屏紅」、「跳火」而燒電阻,電流(偏壓)不穩定的現象時,應先了解是否功率管6CA7/EL-37質素差而令致機不穩定,或是問題出自「機」身上?經驗所得的是,來機修理者十居其九都是「報假案」;即是,不穩定的功率管是壞機的主因。
(B) Mullard 單圈除氣環,黑底膠座,是英國70-80年代產品,電氣特性耐用程度都相當穩定,聲音柔和優美,稍嫌低音鬆散少許和高音略暗,不過Mullard EL-34用在新M-9身上確是好的配搭。
(C) Mullard 大盾,單圈除氣環,啡底膠座。這款啡膠座是早期於黑底座的,約60年末至70年初美國生產,可說Mullard本身的優點有齊。Mullard廠有一點特別之處是與其他廠家有所不同,就是較早年期生產的膽會比近期生產的更通透及更闊的頻率響應;一反大部份廠家愈早期的膽聲音愈慢的傾向。這啡底座的品種是Mullard中期和中等質素的表現;還有再早期的「雙圈」兼啡底,及極老的金屬底座圖(9),聲音是Mullard中的XO級,價錢亦是至頂級

(D) Siemens雙圈除氣環,黑膠底座,德國製造,聲音中性自然,雖不像Mullard的甜淳厚和那種美化的音色,但動態分析力與控制力是它特出的個性。Siemens最好使用在舊裝9或已還原古董電容的復刻9;若原裝未動手術的新9可能稍會有點淡和冷膜之感。Siemens膽常帶給用者對它有明確的愛恨分明取捨,在合適配搭使用時,驚喜叫絕;相反,很可能在未發現它內涵和未發揮吸引力之前,早已被棄諸門外亦是常見。可說Siemens是極有個性的膽。要留意的是,市面相當之多翻mark的 Siemens EL-34充斥市場,原因是容易找到近似Siemens EL-34外觀的新造東德膽,可作贗品的材料。要具體而詳細的論及如何明辨真與偽,實非片言隻語可明述,容日後分曉。
(E) 和(F)都同是Amperex啡色膠底座,雙方環,荷蘭製造,(F)雖有Mullard大盾的Logo,而同時又有荷蘭製造Made in Holland字樣,即是Amperex的OEM製作,後交給Mullard售賣的膽,大可當作Amperex看待罷!這兩支Amperex EL-34膽雖未比得上Amperex金屬底座的至高極品,祇是穩居第二位,但聲音在極品係列中也算有交待。特點是高分析力而無弗屈的兩頻域伸展,叫人嘆為觀止,但最好先認清自己喜歡那種通透;而擴音機亦能受得住這高分析力的膽時,它也是愛不釋手的好膽。Amperex和Mullard往往是各走極端聲音取向的大廠,這是給不同用者的選擇,也因每牌子都有獨特的音色與個性,因此最好避免全面用同一牌子膽放在一套機上,是會產生偏聲的現象;亦即是功率管和放大管應選用不同音色的膽,可作校聲,這也是膽機好玩的地方,亦是藝術和個人的情操。
(二)推動管6CG7比試:
M-9的V-4是6CG7或稱6FQ7,工作位置是「推動」膽對聲音的質素也佔一定的影響力,雖然比不上V-1和V-3的重要程度,但也須重視。圖(10)

圖(9)

圖(10)

圖(11)

(A) SYLVANIA俗稱「光頭仔」,RCA或GE都有這類「光頭仔」聲音爽朗而豪邁、高分析力,但稍為多了少點砂石,氣勢有餘而幼細不足,但總勝於新造的「共產」膽。
(B) SYLVANIA方屏,亦是最常見而產量最多的膽,較比「光頭仔」柔順了一些。另角度看,分析力與動態又不及「光頭仔」的有性格。此SYLVANIA方屏膽:中庸之道,不過不失。
(C) Amperex/GE,印有Amperex的字樣,其實看製作特徵,判斷應是GE的產物,都算是OEM的GE代造膽,當然就是GE的音色取向,平均、中性,而厚度也勝SYLVANIA,膽身印有83- 02,即是1983年出產,聲音仍是中規中矩,雖不大驚喜,但亦優於2000年以後的新膽,仍可忍受,騎牛搵馬…..不為過。
(D) SYLVANIA 黑屏,是SYLVANIA廠的至高極品,聲音幼細和高貴度是SYLVNIA牌子中的上選。膽內兩組黑屏的中間還有多一片金屬,金屬物料和屏的材料相同,但不是屏極,而是兩組三極管的中間屏敝,連接腳的第9腳,是平常一般的6CG7沒有的(第9腳就會空置) 圖(11)
(E) RCA黑屏,在兩雙三極的中間亦是有多一片屏敝的金屬片,此膽聲音較淳和自然,相比SYLVANIA的同等級數的黑屏,就較厚潤,RCA不像SYLVANIA向往風格的清新「瘦」氣和活躍的彈跳力,RCA取了穩重而不文不火的造膽作風,這是它的特色,優點是能改善擴音機單薄的聲音表現,變得優雅和甜美。當然RCA廠也不例外,就是愈老期製造的膽,音色愈靚,愈是流暢自然。
(F) Dument黑屏,仍是有一片屏敝金屬片安裝在兩組三極的中間,Dumont是美國很早期從事電視網絡系統和生產電視機的廠家,造膽當然經驗不淺,不過這廠所生產的膽型號多集中於廣播或接收器材方面,甚少參與音響方面的製造,可能就是Hi Fi發燒友對Dumont感到陌生的主因。這款Dumont黑屏6CG7亦是同廠最靚聲的高質膽,膽身印有57-03的字樣,這也是顯示這膽是1957年生產的,用在M-9身上,重播複雜而起伏大的樂章或歌曲,在氣量與雄壯感見稱,一時無倆。它與SYLVANIA相近之處是,開朗活潑,給人陽光氣息之感,而Dumont的雄壯厚度是SYLVANIA所欠奉的。

結論:
在這試聽過程中,以不同的靚膽使用在「還原古董料」的M-9身上,更發覺AR-3a文靜與優雅的一面,帶出音樂感與細膩感情演繹的重播,更比刻意考驗3a的氣量與排山倒海的洶湧場面或長衝程的「真大砲」更能引人入勝。M-9與AR-3a是絕配,祇要給它們一個好機會一展所長,發現兩者的結合是佳作,結出的成果,就是文武全材的「劇毒」果子,誰會不著迷呢?
註:祇要深入一層玩盡你的愛 "9",則那V-1和V-3的6DJ8也不能輕視,祇因這兩小小的膽子能支配M-9一半以上的音色,下回接續!


返器材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