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方文 Astor Fong
作者:梁文光

 
 Hi Fi 發燒碟的聽眾是理智、成熟冷靜、長情和高要求的,尤其是對於錄音質素、選曲與及歌手在歌曲方面演繹技巧;而流行曲樂迷趨向網上 down load MP3 或被廉價的翻版碟所吸引。相對來講發燒試音碟所受影響的程度就微不足道了!若在另一角度看,優質歌曲在網上 MP3 試聽,還可有高比率上產生正面反應,就是挑起樂迷買碟的意欲。 香港各路的音樂製作人有見本地流行曲偶像風氣浮誇日甚,是合適時候向理智的聽眾們作出貢獻,越發見本地製作的發燒碟紛起爭妍鬥麗; 當製作人們看通 Hi Fi 發燒試音碟與流行曲市場,而作出選擇釐定不同的發展定位。

  另方面,或許在某程度上不少人所看國產發燒碟出產量與種類之多,因數量的佔有率和在碟封套面「發燒試音」的鮮明標籤,易於給人觀感是內地率先帶領發燒碟市場的步伐;其實香港很早期的 Hi Fi 發燒友已深受西方發燒級錄音水平的音樂所影響。例如: Jennifer Warnes “ Famous Blue Raincoat ”( 藍雨衣 ) 、 Dire Straits “Brothers in Arms” 、 Eagles “Hotel California” ---- 等,已是公認為經典超班的試音碟;祇不過是出版商未有標籤「發燒」字眼,而是靠有 麝自然香的方式地擴展。 我們與熟悉香港樂壇前線兼又肩負幕後製作的 Astor 方文論到上述的話題,彼此互有同感。

  Marco 遂主動 email 與 Astor 聯絡,出奇意料的在 24 小時內收到回覆,得悉 Astor 身處 LA. ,我婉拒 email 或電話訪問這方式,我願等 ---- 到近日 ---- 才可遂其所願。我們相約中環某個寧靜又幽雅的茶座,與 Astor 談到音樂或唱歌,很自然地表露出她在藝術方面認真、投入與執著。

  令人好奇 Astor 唱 Karen Carpenter 的歌除了聲線酷似之外,甚至在演繹神韻也有很大程度的接近。 Astor 表示不刻意在演繹風格和聲線仿效 Carpenter ,反而要專注如何在歌的神髓上好好表達歌的意境。據聞四年前黃啟光 KK. 有為 Astor 選了 “ Superstar” 給她,而在同時間 Astor 身邊部份的朋友認為 Carpenter 的歌太舊和老套,繼而勸她不宜唱這類歌。


Marco :你既然有很大程度的喜歡 Carpenter 與及聲線跟 Karen Carpenter 酷似,那麼對你來講會比較易演繹他們的歌?

Astor : Carpenter 是一個很有獨特個性的組合,在他們的風格和歌唱表現是完美的,仿效他們有很大的難處,反而我喜歡用自己的方法儘量將 Carpenter 歌的神髓演繹好才正是我的目標。我自小就喜歡聽 Carpenter 的歌,可以講是這些歌陪我長大。

Marco : Astor 幾時發覺自己愛唱歌與或有唱歌天份呢?

Astor :還記得在兒時學鋼琴,並沒有因此增添彈琴興趣,反而在這期間發覺自己愛唱歌多於彈琴。在這時候亦是中文歌時代,聽了不少 Sam Hui 、 Allan Tam 的歌,同時香港亦是歐西流行歌最盛行的時候,因此更給我多了聽不同類別歌的機會。

Marco :如何培養你唱歌的天份?發展的過程是怎樣的?

Astor :在讀書時候已很喜歡唱歌,有唱民歌、兒歌、還有加入合唱團,分部合唱時我多是唱一音聲部,其實我知自己最適合唱的音區是中低音,因為當時在團中不易找能勝任 “ 一音 ”( 高音 ) 的女聲,幸好我還算可以,於是就多機會的安排我唱一音了。除了有老師教導基本唱歌技巧之外,我時常也在思想或檢討,要多了解自己並多方鑽研唱歌技巧,總之是活學活用,經過自我的思考和鑽研,儘量將所學得的轉成生活化。

  未成年的兒童在未轉聲之前,可算是兒童聲,通常多是音域較窄,因嗓音先天未開發或練習不宜,以至「高不成,低不就」。而且一音聲部是高音,難找可勝任的人材是理解的,既然 Astor 可唱音域「高低兩皆宜」,當然就要擔此重任了!在閒談中,得知 Astor 曾當過福音民歌的歌唱老師,教導她們先了解自己、心理質素,才能啟發自己的長處,這是 Astor 執教鞭的要決。

Marco : 【 ERSTE 】是你的第一張個人專輯,有些甚麼因素撮成你出這碟呢?

Astor :早於十年前我已經開始與黎允文合作,我為製作的電影配樂歌曲幕後代唱或啍唱,直到近來才實現我和他合作的【 ERSTE 】專輯,年前 Ricky Fung 找我簽了唱片約;但因公司有變,於是擱置了。人的合作或籌辦事情,除了機緣時間的配合之外,與音樂製作人互相了解與認識的程度也是速成合作的關鍵。在這專輯中 “When l Deam” 作了「猛龍」電影中的插曲,這齣電影已榮譽為中國的國寶級電影。

  第一首歌 Aubrey˙Diary 是首次將兩首歌編合成一首歌,有意給我們一種延續電影配樂感覺。另外,這唱片設計和印刷效果頗懷舊味,而內頁就以日記形式的編排歌詞,再加上攝影發燒友 Astor 將遊歷的攝影作品作了內頁背景;在聽著 Astor 真摯地演繹每首歌時,不忘手拿起這 CD 內頁一邊欣賞或看看歌詞,可給你甚麼感覺?

Marco: 有見【 ERSTE 】的成功,繼而成勝再接再勵的計劃第二專輯呢?

Astor :我仍是喜愛唱歌,出唱片可與更多人分享我對音樂的愛好是我心願。下一張唱片的計劃,打算選取一些經典而又相當值得回味的英文金曲與大家分享,嘗試不同的音樂製作人,或許在合作方面可擦出另一番的音樂火花。

  Astor身任形象設計師、香港郵政局認可的郵票設計師及音樂製作 ,曾任唱片監製及演唱會策劃人,近年 2006 年騰田惠美在港演出的 live concert ,得悉 Astor 正是舞台燈光和音響的幕後功臣。還有,她曾擔任許冠傑 Sam Hui 演唱會樂隊歌手。如果你是心水清又留意香港樂壇的朋友,一定對 “ 天織堂 ” 樂隊不感陌生, Astor 就是擔任這隊 rock band 的主音歌手。

  多才多藝的 Astor 在美術和音樂製作經驗豐富,對唱歌反而不是極求音準 perfect pitch ,而是看重於保留自己個人 風格上有個性地演繹歌的神髓,不一定要仿效原唱,但須好表達歌曲所要傳達的訊息與意境。就讓我們細心的讀者點數 【 ERSTE 】專輯內的十首歌,原唱男歌手與女歌手的比例?心中有數吧!她以女性的角度去唱男歌,正是 Astor 個性演繹的好例証 ,原來叫人相當受落。在 Astor 個人網頁中有句話值得大家思考的:『唱自己作的歌難,唱別人作的歌更難,唱別人唱過的歌難上加難』,我向 Astor 笑言,呵呵!你已選擇最高難度的歌了! Marco甚有同感;不過,我又期盼有機會聽 Astor 唱自己的作品 ( 哈 哈 !是 三級難度分之中最易的一級啊 ) ! 期待!又期待!


↑↑按圖可放大

  我為求對每則訪問的認真與及準確,試問這文在未公開之前先給 Astor 過目,並表示歡迎修改及賜教,她竟然明確的回應:『我拒於修改原作者文章是專重,錯字、別字也不改;若有商確之處自應由原作者自己修改』。在我眼前看的能幹才女慣常肩負演藝策劃領導位置,有如此理智與審慎,叫人順理推測,其性格比重必是理性多於感性?她笑言恰恰相反,就是感性的一面較強。想一想,她理智的一面已臻達這層面;那?!感性的一面?有待日後 ----- 。不過,從著綜合與 Astor 談話的內容,在藝術上不須太執著一些規範;若在不影響主體表達的諧和之下,保留少許無傷大雅的缺點 ( 小錯 ) 也可能是個人特徵、是否可轉化成瑕疵美?就要按情況了。我想,文藝高才的 Astor 給我錯別字寬度和「文不通順」的句子,給我舒了一口氣,這是 Astor 帶有人情的寬鬆,可算是她感性方面的其中一小點滴? ~ 待續 ~

 

作者:梁文光

 

↑↑按圖可放大

 

 


新歌試聽 :

02. Superstar (1:11)

試聽(1.08MB)

05. Crying (1:10)

試聽(1.07MB)
10. When I Dream (1:12)
試聽(1.10MB)
(只供試聽,有興趣請自行購買正版CD)

 

 

仍在 製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