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古董機王 Klangfilm V-401後級    作者:梁文光  


 

  筆者敬佩德國人在於聲學與光學的獨特研究精神與貢獻,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產品。相機鏡頭和電影機鏡頭,在現今的攝影發燒友推崇備至,其文化和藝術的修養感正是一股無比的牽引力;執著的認真態度高於以商品製造謀利的取向,毫不奢華的外觀、亦無強調操作性能的兼容闊度。專業廣播器材,錄音室的咪技術,己在接近整個世紀引導全球的音響業;亦被世界各地的錄音室樂於採用,尤其是膽咪,正是鮮明的例子。

  至於老古董擴音系統,更是神秘和耐人尋味;適逢在大戰期間,盟軍佔領德國時候,約在1945Siemens klangfilm製造了第一台的單聲道後級,就是V-401 (1)(1a),是有特色和極具代表性,粗略估計約全數生產量約二至三百台,數量是極其稀少,再加上大戰時期的蹂躪,至今現存而又能服役的V-401,有幾多仍能保存完整?可想而知!多月前某日接聽了本刊主編的來電,超特級發燒友陳主編居然會因這V-401產生興奮異常。筆者當然有興趣一睹此物風采,眼前一亮!嘩然一聲!這兩臺戰前巨大怪物,容貌超凡,飽歷數十年風霜和戰火洗禮,仍尚在人間,僥倖之至!有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看來,這兩件大怪獸可昂然登入陳府-----兼且也懂得敝店求診,真算是有後福啊!

 

圖(1)

圖(1a)

圖(2)

圖(2a)

 

V-401不是家庭Hi Fi器材,而是專業劇院或廣播擴音之用,當然,少許老毛病是在所難免。但又因使用接線位置,包括電源輸入,喇叭接線輸出與及訊號輸入,都在機後的多位接線排作連接 (2) ,(2a),還有這接線排全是用德文標示,當然製作時必定無考慮今日我們身處香港的用者,對懂德文的認識程度如何?祇有憑經驗和對它有一定的心靈溝通能力,才準確找出必須的接線位置,原廠的使用手冊或線路圖,當然暫不敢奢望。

結構分析:

五極金屬殼管EF-12有三支,第一支是輸入增益訊號放大。另外兩支較近功率管的EF-12用作分相推動之用。功率管EL-12是每聲道一對作推挽輸出的,這是比較早期特殊的EL-12金屬框底,可與F2a11互換使用,(3)左是F2a11,右邊是 EL-12;亦即是EL-156的小型一級的管子。整流膽也是較早期的型號類別RGN2504,跟AZ12較相近特性,同是4V燈絲的種類;(4) 左邊的是AZ12,右邊是 RGN2504但腳座類型不同,也不能直接代用。

筆者為了省時間和容易講解線路結構,所以將各部份級別的放大線路分析,而且這線路架構也是頗傳統,紡製並不算困難,但因這V-401最大特色之處是用料,和天生極品靚聲的輸出牛、電源牛和扼流圖choke;因此,後人亦沒有仿製的必要,請恕欠奉完整的線路圖。我們本文就視作分享追念前人設計者的心得,藉此吸取優質的製作心思,取長捨短互有得益。

 

圖(3)

圖(4)

圖(5)

 

 

電源牛:

這V-401的電源牛是分別獨立的高壓牛和燈絲牛,很多專業高信賴的器材都常用這處理手法,好處是減少了電源牛高壓線圖與低壓線圈電壓差的跳火短路可能性, (5)請看火牛陣。最原始的電源牛和輸出牛多是在完成整個繞製過程後,就可即可使用,無經過灌浸絕緣漆的,這是最直接和最自然的聲音,若為了電器hi- pot測試而浸了絕緣漆時;因此在線圈之間多了絕緣介質(膠的物料),繼而影響了銅線圈之間的互相諧震。聲音也變得和不順暢,但製造廠很多是為滿足儀器的測試和在製作過程流暢,而在聲音表現方面造成部份的妥協,是理解的;這兩台老古董機內部的四隻牛都是未經施行絕緣漆的洗禮,聲音是坦蕩自然的,而且也沒有將牛安放入密封式金屬殼堙A聲音亦是寬敞開揚的。可惜!後來有不少廠家,可能為了裝潢的外表,為火牛設計裝造美觀的外殼,至令聲音打了折扣!是與外觀/聲音的取與捨決定。在製造和使用火牛的毫不妥協態度,是古老德國人的執著起因,才引起今日我們的敬佩。

輸入牛:

兩臺V-401,一臺是有輸入牛,另一臺是沒有輸入牛,為要作左右聲道後級放大時,有必要儘量令兩聲道相同為原則,而且這兩台機的增益在沒有輸入牛的情況下,仍然是有很高的增益的,所以就可將兩聲道改為同是不經輸入牛,將訊號輸入直接引到一級EF-12的柵極處,這機所使用的三支五管EF-12分別接成假三極使用,第一支EF-12輸入增益放大後,接著是兩支的EF-12分相推動的功用。(6)(6a)

圖(6)

圖(6a)

圖(7)

圖(8)

圖(8a)

修理手術過程:

我們須有一正確步驟試機,在未知來機狀態時,第一時間是先用示波測試其效能,而不是接喇叭試聽,以免對喇叭造成損害。

當接通儀器接線後,啟動這後級的電源開關制,祇見功率管EL-12RGN 2504整流膽的燈絲亮著,但全機沒有放大輸出功能;憑眼看,兩支功率管的陰極端是沒有陰極電阻,明顯是被剪去,可能是上一手的修理技師未能找到合用的電阻替代已壞的電阻,就由它空置了。經查閱另一聲道的電阻,可看得出是兩支200Ω的電阻,我將合用的電阻銲上適當的位置,發現這台後級開始有輸出,而又在RGN 2504整流膽旁邊有一粒小燈膽,亮著了強光,似有不對勁的現象;於是量度這兩支陰極電阻200Ω的電壓有DC 23V,接歐姆定律計算: I電流=V 電壓over R電阻,將23v除以200Ω等於0.115A,即是每支EL-12115mA,可見電流值太高了,(7)線路圖是功率放大部份,隨即量度EL-12的柵極輸入,有正電壓12V DC,明顯是兩隻白色的Frako電容漏電,隨即拆下量度這兩粒漏電電容, (8)就是中間肥身的兩支電容;再換上另外兩支合用的電容,然後再重新啟動電源,在這時候小燈膽的光度回復正常,可以安心視察示波器的波形,一切是良好的。

這顆小燈膽(8a)有兩個功用,第一是顯示電流狀態,第二是可作限流保護fuse之用,若功率管處於嚴重大電流時,就將小燈膽燒毀。細小的燈膽是接在電源牛的高壓組CT中間抽頭處與接地之間。

另一台的後級,在未接儀器測試的接線時,已很易看得出,在零件排架上有兩個電阻位,電阻遺失了,而祇遺下電阻的銲接支架 (9),這灰色的Siemens碳膜電約有5cm的長度,當電阻的銲接支架爆裂時,這電阻就是陶瓷通的表面塗有薄的碳膜電阻就掉下來 (8)左邊的兩支電阻。

1940年製造的Siemens碳膜電阻,聲音很不錯的,幸好在零件寶櫃內有一支完全相同的100k,但另一支的30k雖然未採到NOS.的電阻,但仍有一支德國黑色老電阻,聲音相信不會相差太遠;在這情況已盡了努力,總算有交代了。

現在可進行測試了,當然面對這年事已高的老怪物,還附帶其他暗病,是預料中事,果然老脾氣發作了!在示波器上顯示,下波嚴重失真,在5W輸出時,量度功率管的電流是正常,然後進而量度兩支分相推動管EF-12,其中一支EF-12的陰極電阻5k,量度結果是沒有電壓;由此而知,就失了下半波的推動訊號。關掉電源,逐一量度屏極電阻100k和陰極電阻5k是正常,為何沒有電流工作?想不到的是柵極接地的2M電阻失了效;從未預計得柵極電阻2 M有壞的機會;用為這處沒有高電壓,是沒可能因電壓高而燒毀電阻,祇有推測是日久的老病。換了2M的電阻,在示波器看,大功告成了!最後一步驟就是將這兩巨怪物比較放大的平衡度,於是來回輪流的接線在儀器測試它們的輸出量,通常一對EL-12在推挽工作時,可有三十多瓦的輸出,為了耐用和穩定性,這V-401祇有18W有效值輸出,輸出牛:是推挽式,有16Ω和200Ω輸出兩種選擇。

 

圖(9)

圖(10)

 

又因來回重覆的測試,終又發現第二台的,出現了下波失真,細心再檢查之下,見到負責下半波推動的EF-12陰極電阻的電阻框鬆脫,在幻得幻失之間,幸好毛病發了作,於是可對症下藥,為了找原裝替換的5k電阻,雖我倉庫內合用的存貨欠奉;但恰巧在這機內,已棄置的EF-12配合輸入牛的那部份有一支5K電阻可暫時借用。在預料中,理應換了這電阻,就藥到回春,但好景祇能維持不到一分鐘,又再固態復萌!更換了電阻,肯定毛病是出自其他地方,現時仍啟動著機,專注觀察著示波器的情況,再用手搖動負責下半波的EF-12,於是發現膽座與EF-12接觸不良,先清潔接點,再將膽座的金屬片接觸處迫緊,可算根治了積累半世紀有多的潛在暗病,大可用得安心了。

看機內零件排位和佈局,全是精心安排與巧手的工藝的結晶品,是很有智慧的搭柵技術,每粒電容和電阻都是取得直接而最短的引線連接,而且無論電源引線,接地回路,所有接線的屈摺角度都十分之精工,接線的粗度恰到好處,例如 “落地引線用1.5mm的表面錫水裸銅線。很多時,德國製造的器材由50年開始,多是鍍銀引線,相比這老V-401的純銅引線,來講純銅接線聲音較溫暖,而且平衡度與音樂感豐富。電源部份的高壓濾波電容全是油質的油罐電容,看(5)可見長方形的金屬小盒就是1uF2uF的油質電,而另外兩個圓桶形的8uF是整流膽輸出的第一級濾波,和π形choke之後的第二級濾波,主要濾波的總容值是16μ,是已足夠控制在合理hum聲的接受程度。(10)機的型號都是用手寫上的。

初步試聽,聲音從容,音色甜美,以18w的推挽輸出來推動104db的志平12吋全音喇叭,不但沒有粗聲感覺,反而是自然淳和,音樂感滿意,以六十餘高齡的老機,高低音域的伸延已算很闊了,但稍嫌增益過高,而且,可容許的話應加以輕微改動,降低少許增益,將為較理想。

 

 

  返回 技術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