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玩靚 Marantz-2    作者:梁文光

 

馬蘭士 model 2 可算是古董馬蘭士膽機家族中之最稀有的後級品種,同時亦被 Marantz 機迷選為最好聲的後級。稀有原因有三: 2 號仔年長於 5 、 8 和 9 號,因 2 號已一把年紀,能保持完好面貌或健全者十分難能可貴。 2 號擁有得天獨厚好聲之優越性能,擅於討家主人歡心,至令它較為少於其他兄弟江湖漂泊的機會 ( 即是可攬過世 ) 。 2 號生於 50 年間,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平息後,美國仍處於休養的階段,市場普遍消費力不高,也是限制了這高消費產品的生產量。筆者從事古董膽機服務已逾雙十寒暑,能有幸遇上 2 號仔的機會祇有三數次,緣來緣去如幾場夢,最終花兒總不落在我家;幸好我與它的事情未至於路上擦肩而過那般緣淺。每次的遇上總有一定的日子與它相處,我給它把脈治病,或在工餘花點時間研究探討 2 號好聲之迷。 圖 (1) , 圖 ( 1a )

圖(1)

圖(1a)

圖(2)

  2009 年的 12 月居然意外地有兩對馬蘭士 2 號先後分別地來到我的發燒店,月初來的第一對品相近乎完美,足可附合博物館珍藏的水準,而且機內基本上重要零件狀態良好,唯一只有 Variable Damping 調校制因內部接觸不良,在調校的時候產生噪聲,經過小手術後就可藥到病除,不算得大礙;我不敢對它過於留戀,是時候送別了!一聲 bye bye 瀟灑地送它出門,在臨別依依之際,當然少不免拍照留念,並與其相處時的趣事點滴手筆一一記下。想不到不足一個月,另一對 2 號仔來叩門造訪,皆因機緣巧合和好奇,在於每對 2 號仔各有不同經歷和遭遇,它們有怎樣的不同故事?----- 命人大開中門,笑口歡迎進來!初踏進大門的一雙貴賓,看其面貌已告訴我在外經歷的風霜是比前來的兄弟為多,繼而為它解下衣帶,從其痕跡顯露出曾多次進出手術室, 1/ 學藝未精的銲錫點。 2/ Marantz-2 號所慣常用的 Good All 交連電容變換了紅字 Sprague black beauty 。 3/ 三極五極選擇制引到 EL-34 第 4 腳的廉柵極電阻 100 Ω 原本是 1/2 watt 變換了 1wat t 。

圖 (2) 棕色膠殼 Good All 。 圖 (3) Sprague black beauty

  我的好奇和挑戰就是先儘量令這風塵撲撲的貴客回復健康狀態,然後才可跟先前養專處優的兄弟比試較量,因棕色膠殼 Good All 0.1u600v 電容可遇不可求-----不容心急。坦白說,這 Good All 交連電容絕非技勝 Sprague black beauty ,而是找 Good All 可滿足原裝主義的堅持,這棕色膠殼 Good All 電容中音凸出傾前,高音泛音空氣感與低音彈跳力是遜於 Black Beauty 。若不是個別人士對原裝的頑固執著, Good Alll 或 Black Beauty 祇是音色傾向的個人選擇而已,既來之則安之罷了!

線路分析: 圖 (4) 線路圖

圖(3)

圖(4)

圖(5)

膽整流: 在馬蘭士古董膽機後級家族中,唯一是 2 號有膽整流的設備,阻尼調校 Variable Damping 也是 2 號比其他兄弟為強的地方; 9 號的 “ 阻尼 ” 不過是在機內固定電阻選擇性的轉換;絕比不上 2 號那般靈活和方便。膽整流往往是比矽或硒等二極整流 音色可靈活轉變,因此玩味就更濃,不同年代或不同牌子的整流膽,其音質與音色各自均有頗大差異。

圖(6)

圖(6a)

圖(7)

阻尼調校原理: 圖 (5) 喇叭 “ 負 ” 相位按照喇叭本身阻抗接上擴音機的喇叭接線端 4D 、 8D 、 16D 等,例如使用 8 Ω的喇叭應接在 8D 的位置,而這 Variable Damping Resisters 分別是使用 A- 0.25 Ω、 B- 0.125 Ω、 C- 0.125 Ω作為 4D 、 8D 、 16D 對地 ( 零位 ) 的電阻,即是 4 Ω “A” 對地電阻是 0.25 Ω, 8 Ω “B” 是因本身電阻同時串聯了 A 的 0.25 Ω就等於 0.375 Ω,而 16 Ω對地等效電阻值是 A.-0.25 、 B- 0.125 、 C- 0.125 總串聯的電阻數為 0.5 Ω看線路圖 圖 (5) 。開關制 SW3 是與可調 R.37 200 Ω的連續可調的線電阻與阻尼及負回輸互相連動,若將 R-37( 近偏壓指針錶旁 ) 反時針方向調至最盡, “ 的 ” 一聲就可關閉了阻尼調校的功效能,亦即等於接在 4D 、 8D 和 16D 的負相喇叭線直接接地,此時的 R-37 可調尼制並不等於完全失效,當扭動此制時只是單獨控制其負回輸量。再直接一點的說,那可調阻尼制的運用原理是 4D 、 8D , 16D 這接喇叭 “ 負相 ” 點對零位電壓的地點來說是有一定量的電位差,這電位差距在於擴音機輸出的音量強或弱而變動,當音樂訊號強的一瞬間,隨即影響到 4D 、 8D 、 16D 的某一接點電阻產生電壓的波動,這變動的電壓通入 R-37 可調阻尼制,自由調節的阻尼量,這所得的變動訊號傳到 12A X7 的陰極電阻 R.7 560 Ω和 R.40 100 Ω與 R-36 22 Ω的兩支分流電阻,與負回輸的工作任務相近,且有異曲同工之效。至於所調的阻尼量是由人耳決定,人耳朵之所以有判斷那一點調校是合適,那就牽涉到擴音機與喇叭配合的音效來作決定,當然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個人口味自由空間。而負回輸只是從輸出變壓器的次級線圈取得訊號回輸到放大管的陰極處。阻尼 Damping Variable 調校是參考得到喇叭更直接的瞬態電流變動,另外亦對喇叭因訊號流入音圈時驅使音圈震動而引發音圈在磁場中餘震的反電動勢 BEMF 有所抵消。或可簡單地說,阻尼調校可令擴音機與喇叭易於取得更好的融入配合。馬蘭士 2 是集負回輸與阻尼雙重功能於一身。

圖(8)

圖(9)

圖(10)

  看 Damping 電阻組合與線路圖, 圖 (6) A.0.25 Ω是由 4 支 1 Ω並聯所組成, B 和 C 的 0.25 Ω各別由兩支 0.24 Ω並聯所組成。使用 R-37 的可調阻尼可有 6db 的調校範圍,若以順時針方向調至量高 max 為 odb ,即反時對方向調至最低 min 時 - 6db ;當然調校時是影響了其輸出音量,是要與前級音量互調校配合使用。阻尼調至 max 時,聲音能量和氣勢比較強;當調至 mim 時聲音比較柔和細緻,又因這 R-37 是連續可調的線電阻電位器,微調自由可算得心應手。 圖 ( 6a ) 示波器的波形上圖是 max ,下圖是 min

  馬蘭士 2 號的主要放大電路相當傳統,第一級輸入放大是將 V1. 12A X7 的雙三極管並聯,同一只膽內兩組放大的配對要求並不太苛刻;或可能儘量地於兩聲道的配對在 10% 以內。 V.2 是使用 6C G7 與 V.1 的 12A X7 直接交連,省除了一支交連電容。 V2 是高增益低失真的 “ 長尾式 ” 倒相,同時擔任 “ 推動 ” 與倒分相 ( 上下波相位 ) 的功能,這倒相方式極受普遍使用。功率管是一對 EL34/ 6C A7 用作推挽方式為功率輸出,馬蘭士很慣常喜歡附有 EL-34 功率管的 UL. 超線性或 Triode 三極的選擇制,輸出功率在超線性時最高輸出為 40W ,三極則有 20W ,可供用者自由選擇。若使用低廉的 EL34 時,選取三極接法,可收斂一點劣膽部份粗糙的聲音;但若使用高質的靚聲膽,例如 50~60 年時代的 Mullard 、 Amperex 的 EL34 時,筆者建議選取 UL. 40W 的接法,既然靚膽先天已賦有優美細緻的音質,又何須受那假三極附帶來的修飾美;畢竟五極管有別於真正三極管。將五極接成假三極,對聲音動態起伏感有所遏抑,而且也衰減了高音的華麗氣質。還有,低劣品種的膽除了音質失色之外,更大有可能因其膽不穩定,隨時出現屏紅、跳火等現象,而冒上燒機的危險,這一點是不可不知的。

 

調校 Balance 和 Bias :

  圖 (7) 馬蘭士 2 有分 AC. Balance 和 DC. Balance , AC. Bal 是調校 6C G7 的屏極電流平衡,這 6C G7 是負擔將 12A X7 所放大的完整波分作上和下波,分別給予功率管上下波推挽輸出之用,所以這 AC. Balance 是有微調 6C G7 的兩組屏的平衡功用,看 圖 (8) 指針錶左邊所顯示的 Balance 位置,在調校所有 Balance 或 Bias 之前,應先將音源靜止,以避免影響其準確度 圖 (9) 。 AC. Balance 位檔是要用手按持著才可使用功能,而且還看到錶針是輕微震動著,這是正常現象。 DC Balance 它的功能製是有固定的檔位,在調校時不必用手按持著,這 DC Balance 是調校功率管 EL34 的柵極負電壓的平衡度,即是可微調 EL34 的屏流平衡度,指針錶調校顯示也是跟 AC. Balance 的位置。

  Bias 偏壓 : 也須在功能選擇位置選取,這 Bias 是同步的調校兩支 EL34 的電流值,若每次更換 EL34 後,第一步驟要先調節 Bias 然後才調 DC. Balance ,避免因 Bias 過高而令膽或擴音機有危險。調校 Bias 時可看指針錶右方的 Balance 位置作參考,一對 EL34 的總電流值約 120m a 。通常很多朋友都是調至指針在錶頭指示位置以下約 2~ 3m m ,這也可理解,稍低少許的偏壓,對功率管的壽命稍有延長,不過若偏壓太低時,聲音的表現可能乏力,又或聲音偏薄與及質感不足,這經驗正是向讀者分享。

圖(11)

圖(12)

圖(12a)

輸入選擇:

  圖 (10) 馬蘭士 2 有分三組不同輸入點, pre amp 、 hi Gn.filt 、 hi Gn.unfilt ,最直接的輸入點是 hi Gn.unfilt 。這機 pre amp 的輸入端,常給人理解為首選輸入端的指引意識;其實這並不代表最好聲。 preamp 輸入端是經過 180k 的電阻衰減了約 8.5db 的音量,然後 180k 電阻另一端接到 hi Gn. filt ,即是 preamp 與 hi Gn.filt 這兩個輸入端有約 8db 的差異。 hi Gn.filt 端是經過 0.1uf 和 0.022uf 才到 hi Gn.unfilt ,在這兩電容之間有 R-3 /330K 為負載電阻,對 50Hz 以下的頻率大幅度衰減。

  preamp 端還有 C-3 和 C -3a 75uuf(75pf) 和 68uuf(pf) 是用作超高頻衰減 圖 (11) 。在設計機時考慮到當時前級輸出的穩定性,因為數十年前所生產的前級常因輸出電容帶有機會漏電至令有直流輸出,而經過電容過濾超低頻,就可適量地避免因前級的不穩定 和唱盤低音隆震;但現今的前級或經過良好測試與經技術支援的古董前級,其穩定度可值得信任時,筆者建議使用 hi Gn.unfilt 才能滿足今時今日發燒友對頻率響應闊度與動態的要求。前段兩級的低頻過濾和輸入 8.5db 的衰減總會給聲音蒙上修飾的面紗,有點高不成低不就 ---- 兼老態的聲音;當播放高質音效音樂時 hi Gn.unfilt 是必然的選擇;但有些低水準錄音質素音樂,有時使用 preamp 或 hi Gn.filt 又有另一番味道,或許可能接受馬蘭士 2 帶有過濾組件的輸入,雖然累及通透與動態,但濾去了低班錄音碟部份「大聲夾惡」的聲音,可算是救回一些因衰聲音質而慘被打入冷宮的音樂碟,也是喜訊。

動手術:

  最近到訪的馬蘭士 2 在外貌靚仔程度不及前來的兄弟,還有一點是交連電容 0.1u C.10 和 C.11 被轉換用了 Sprague black beauty ,若姑且接受 Sprague 祗是音色不同而已。但因這 2 號仔到訪時已見有手術不良的痕跡,銲錫點不良 ---- 誇大的銲錫點, 圖 (12) 通常不少學藝未精的師傅,為求方便 ---- 快刀斬亂麻地剪去原本的零件,就將準備更換的零件直接銲上機內未經清理舊錫與廢棄線腳的零件接柱上,就出現過大又臃腫的銲錫點。當拿下來的 Sprague beauty 電容其引線腳嚴重的氧化 圖 (13) 上圖,以至不完全地與錫接觸,比較 圖 (13) 下圖筆者先將電容線腳用?刀切底刮去氧化層。若因氧化層阻礙了錫的接合,即使加上無限多的錫也不能幫助其導電性能。要銲優良的錫點,電烙鐵用 30w ,動作要快而準,烙鐵咀要避免氧化的老舊錫,當清理去除接線柱上的舊錫與廢線腳,就可將替換的零件引腳屈繞在接線柱,然後電烙鐵和錫線同時接觸這銲接點,因錫線中心的松香與錫線同時受熱而熔解,松香有幫助熔了的液態錫平均地滲透於銲接點每一引線腳,就可得晶瑩又瀟灑的銲錫點 圖 ( 12a ) ,不妨參考原廠的銲錫點。

圖(13)

圖(14)

圖(15)

 

圖(16)

圖(17)

圖(18)

修理 Damping 阻尼電位器:

  不知有湊巧或是馬蘭士 2 的阻尼電位器往往都是在使用轉動時產生噪聲,電位器內部不良接觸對聲音有一定負面影響,不宜隨便噴清潔劑,而且這電位器的金屬殼是密封式的,更阻礙清潔劑的進入,更糟的是電位器安裝於與零件板相當擠進的位置 圖 (14) ,唯一途徑是將它拆下並解剖 圖 (15) ,可見內部鎢絲線圖和導電金屬接觸點,因多年累積的污穢和硬化了的油劑影響了其導電性能,當扭動時就產生噪聲 圖 (16) 。我們可用棉棒濕少許白電油或天那水於有關的接觸點處擦擦,然後接原有步驟將每一配件安裝,但必須記緊每粒零件與安裝位置。不過,從拆下電位器與解剖過程是高難度手術,必須三思而後行。

試聽:

  久患初癒,藥到回春,我們當然有與趣讓它舒展歌喉,馬蘭士 2 的阻尼調校正是它多方強項中其中之一。先用阻尼的接線法是,例如 8 Ω的喇叭,喇叭線 ( 紅 ) 正極接 8 Ω位,而負極 ( 黑 ) 接 D8 位; 4 Ω、 16 Ω也是如此類推。假如喇叭線負極接 Gnd.Ret ,就沒有使用尼了。

圖(19)

圖(20)

圖(21)

  有一定質素後級,我們當然使用一定高質素的 Mullard ,雙除氣環肥身 xf-1 圖 (17) 可比較 xf-2 的身形,其排行僅次於同牌子金屬底座的那款 圖 (18) , 6C G7 就用了 ROGERS 黑屏。 12A X7 就有 Mullard 長屏, 圖 (19) 前級就選用我最熟悉聲音的 Artist PL-1 牛輸出,喇叭是 Jensen 12” 勵磁單元配上彷製天朗西敏寺箱 ( 按比例縮小的版本 ) ,訊號線和喇叭線也是 Artist 的線材。

  馬記 2 號仔一開始已有一定的魅力,人聲和小提琴的質感相當豐富,音域平衡度相當高,十分自然流暢,更難能可貴的是以 40w UL. 輸出的功率來推動接近 100db 的喇叭聲音依然仿若 300B 單端的幼細度。初時先將 Variable Damping 調至中間位開聲,聲音已相當滿意,因好奇心和發燒興起,若將這調校至接近最高時聲音豪氣爽朗,勁力十足,對於大場面或要求樂器件頭明快的音樂,剛好手頭有 Nicolo paganini Violin Concento No .1 in D mgjor op.6 , Violin 是已故大師 Michael Rabin 精彩的演繹與及非常迫真的重播效果;我逐漸將阻尼調制兩聲道同時地反時針方向調細,小提琴聲音更甜美和悅耳動人,越是 Damping 調近 min 其聲音越是甜美自然,不過減弱了少許粗豪與火爆氣味。這 Damping 阻尼控制調至最大與最小約有 6db 的差別,即是必須與前級音量控制互相配合來使用,當然是用耳朵來決定音量。音色方面亦可易於自由調校來討好你的喜悅。這兩對不同時間到訪的馬蘭士 2 經修整妥善後聲音大致接近。初到訪的 2 仔原配來的 EL34 是金屬底座的,交連電容是啡色膠殼的 Good All ;後來的用了第二最高身價的 Mullard EL34 肥身的 xf-1 ,交連電容是 Sprague black beauty 。雖然這兩兄弟未有碰面機會,但在我聽聲的記憶中兩兄弟並沒有分得出高下, Good All 的中音突出,但空氣感未及得 Black Beauty ,從容度與凹凸感也是 Black beauty 稍為勝出。顯然是交連電容影響音色重於至頂班的 Mullard EL-34 與其第一與第二身價之分別。可留意一點, 圖 (20) 整流膽 6A U4 是使用了串聯燈絲接法,假若其中一支燈絲失效,又或忘記插上其中一支,整台機的高壓部分就全失效了。

如果你興致勃勃的話,可嘗試玩盡一些, 圖 (21) 就是將 hi Gn.unfilt 輸入端接向前般的電容 C-2 / 0.022uf 從 hi Gn.unfilt 端銲離,減少了前段的 CR 對地負苛,聲音將會更開朗活潑,而且易於回復原狀;不過前面的 2 個輸入端就要暫停使用了。

 

返回技術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