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專訪陳潔麗
 
 

  憑藉擁有天生麗質的嗓子加上歌唱實力,穩坐Hi Fi試音碟天后的陳潔麗,可算是歌唱奇葩。
  Marco有幸面對清純可愛的陳潔麗,在訪問內容中,曾問及在今年四月廿一日的生日,有想過喜歡歌迷送什麼禮物呢?她表示,如果收到些物品不合用時,感覺不實際,而且不願歌迷們浪費金錢;為免這情況,不期望收禮物;反而喜歡聽她唱歌並默默支持者是Lily所願見的。在過往,曾經有歌迷送予一些禮品,當拆下包裝才知是名貴的物品,例如首飾、手錶……等,心想他們花了太多錢,反令自己心有不安。雖然禮品不在乎價值的高低;在Lily角度看,祗要一片心意,己是很感激了!

  Lily記述:『有一位香港歌迷將她的俏像繪成油畫,還裝上相架框,在音響展的簽名會中,靜靜站著一旁,等整個簽名會曲終人散後,這位青年人步履移近,看見這手繪的畫像,得知花了三個月時間才完成,是相當有誠意的。還接續展示一些照片,看到他家中擺放關於Lily的CD位置,在這情景實在太令人感動了』。
  與陳潔麗約定的專訪日,Marco與同行助手們因交通稍有延誤,才遲到了半小時有多。我們剛抵步「雨林」的一刻,一位活潑跳躍而可愛的年輕少女從錄音室跑出來歡迎我們;身穿雪白的外套,輕鬆跳脫的牛仔褲,帶著燦爛笑容,令人眼前一亮的,就是我們所約見的陳潔麗小姐。不但沒有擺出任何一款「架子」或不耐煩的責怪;還關心我們說:「辛苦你們了,要歇一歇嗎?」
  我們從旁人口中得知Lily已等了我們一小時有多了,Marco慚愧兼感動不得矣!要讚美陳潔麗懂得體諒人、忍耐-----實在太多,我們長途跋涉來到廣州做這專訪感到很欣慰;更不枉我們六年默默無間的支持了她。
  由六年多前Marco從友人手中拿來一張CD《七色光》,自此就被這 “青燕子演唱組”所吸引;就像我輩愛聽歌的香港人,慣常聽那些浮誇庸俗的港產歌(部份);突如而來的清新校園民歌風格歌曲,就如荒漠甘霖般的歡悅,這專輯內四位年青女子唱歌相當了得;還留意到其中的一位聲音很有獨特的吸引力、蘊藏著無比歌唱潛質、獨具牽引力的陳潔麗。這是“星味”?也就是觀眾緣!有了天賦的靚聲本錢,再加上不斷進步的好學精神;憑歌唱的實力,令人夢縈魂牽的就是陳潔麗的歌聲。自此Marco和眾fans就跌進這靚靚聲音的俘虜陣營當中,直至現今。
  數算Lily由加盟《雨林音樂製作公司》至今已六年多了,有份參與演唱的CD約25張。第一張合唱專輯是《草原牧歌》,初時Lily不是以個人姿態出現,而是 “青燕子演唱組”,當時錄音師是“尚東”與Lily很熟稔,是經 “尚東”老師引見認識了陳健製作總監。大家熟識的音樂人名字 “王文光”在錄音監製時很嚴格,在唱歌時偶爾出錯,就被他當場叫罵,其中一位成員常當殃,幸好不是Lily!這專輯籌備和製作很急,三日之內要完成整個錄音的部份。而且沒有人教唱歌,有些未識唱的歌,要自己臨場應變;是沒有時間 “NG”兩三次!而且大多數要 “一Take過”錄成一首歌,歌唱資質稍遜者很易被淘汰。那麼,香港的歌星就幸福得多了。
問:陳潔麗由十歲開始參加公開唱歌比賽,獲獎無數,你對得獎的感覺如何呢?
Lily:我真數不出得過幾多獎,唱歌是我喜歡的,得了獎當是開心,可見得到別人的認同和讚賞;但沒有獎,心堣]覺得正常的;是沒有不平之心。

問:為何選擇當 “發燒試音碟歌星”,而不是流行曲的歌星?
Lily:最初年少時是沒有選擇,懵兮兮的就加入雨林,亦都是懵兮兮的唱中國民歌,又因讀書和參加歌唱比賽時都是民歌為主,當時祇有順其自然的唱。後來漸漸明白到流行曲市場和“發燒試音碟市場”有很大不同之處。 “發燒碟”的歌迷是比較理智,成熟而且較長情的,選擇了這路向,個人生活的自由度也比較高。

問:學院教唱歌,是會先學呼吸運氣,那麼!你如何練呼吸呢?
Lily:是沒有真正的學,我也不知自己是否識「運氣」,祇是找到合自己用的方式。

  講到這點,Marco也有點認同,造物者都算是公平,歌唱奇葩不能當音樂老師;另有些人不是歌手,但他很擅於教學,觀人於微且能正確引導學習者發展其潛能。
  每當談到她喜歡的事物,在Marco眼前的Lily必定越講越是興奮,她天真活潑可愛的表情盡現、無拘無束、手舞足蹈。我真期望日後有一張專輯,每首歌都是這樣『好玩』的;不過這類歌十分之缺乏,真太可惜!盼望《雨林》在這方面努力!
問:每當Lily有份參與唱的專輯,你有否帶回家中與父母一同聽,和請他們給予意見呢?
Lily:不算多!首先講,一般的家庭音響聲音太美化,傳真度都不太高,我比較喜歡聽錄音室的感覺。再者,上一代的長輩所喜歡聽的歌曲路線和我是有分別,而且他們又很懂得我的喜惡,就算未講出口,互相也明瞭;所以給我的意見不算多,又可以講他們很開通,也很明白Lily的喜好。
問:Lily你可算是溫室的花朵?未受過苦、傷感、淒酸。那麼!你如何去掌握或去唱那些淒慘的歌呢?例如:《有誰知我此時情》、《心痛的感覺》-----等。感情失落的歌,例如:《把悲傷留給自己》、《你怎麼捨得我難過》,以上這類歌Lily是可以唱得出應有的感情和神韻。
Lily:不一定要親身經歷各種不同的苦或淒涼才能唱那類歌;如果一定要這樣,那就太慘了!

問:我們當然不忍心陳潔麗要經歷各類的慘,才能唱得出慘的歌。
Lily:我是有我自己合用方法,在《一水隔天涯》專輯中《有誰知我此時情》這曲,是我很喜歡的歌,就是可憑想像來培養情緒。我很喜歡動物,我想起一齣電影《南極物語》戲中的兩頭雪狗,是可令我聲淚俱下,就將動物的生離死別,想像代入歌曲中。

  每談動物,正是最令Lily眉飛色舞的話題之一,可算是大半個金毛尋回犬專家。Marco也是愛動物之人,金毛尋回犬、雪狗、牧羊犬都是Marco所愛的,與Lily談論動物時間過得快,須回歸唱歌的話題了!
問:陳潔麗是位多才多藝的Artist,你在《愛的歌》專輯中為<綠色的旋律>這歌作了歌詞,是陽光氣息的、活潑開朗的,這曲的歌詞表達出你的個性嗎?
Lily:作曲,編曲是王巍先生,不錯這歌是開心的,是活潑朗的,都算是反影我的心境與個性,中文詞夾著的英文是來自good night kiss這曲的英文詞。

問:初試作詞已很成功,有打算作曲嗎?
Lily:有,正在努力中,稍後通知大家。

陳潔麗的生活就是那麼的充實,現在才明白原來安排作一個專訪,真的需要多加耐性!期望日後與Lily保持聯絡,並將最新鮮的消息,向發燒友公佈。有關於與Lily談論每一張專輯的感受;將會在本網的靚CD講場中與大家見面。
陳潔麗連續兩屆榮獲 《十大發燒唱片》,証明雨林的製作和陳潔麗歌唱表現深受認同!
問:在《雨林》很多歌星都是出自音樂學院畢業,但陳潔麗卻不是這樣,讀大學時是修讀商業英語,為何在歌唱方面竟會是陳潔麗脫穎而出?天生就是歌唱奇葩?
Lily:音樂天份當然要有,如果我是跟不上,自己又是「面皮薄」的,可能被嚴格監製罵走了。其實,基本的音樂知識、讀譜在中學時已有一定的基礎。在讀書時、參加比賽、在藝術團獨唱,身邊有很多音樂老師指導,可以講,我是在實踐中學習出來的。還有家中父親是玩Hi Fi的,經常在我耳邊響起著:徐小鳳、鄧麗君、汪明荃、羅文、鄭少秋這類歌,因此對流行曲是有一定的接觸。
問:真的叫人難以相信!大多數人講說話時是用胸式呼吸(尤其是女性);但在唱歌時就需用腹式(橫膈膜)的脹縮來運氣。陳潔麗在《雨林》出版的所有專輯,Marco從沒有任何遺漏,亦欣賞無數次。祇有相信Lily是懂得運氣的,而是與生俱來的!擁有甜美艷麗的嗓子和音樂感覺也是與生俱生來的,你是否同意?
Lily:或許這樣說是對的,但我不會因此而自滿;反而現在才算是開始學。記得以前「兒童聲」的時期,氣量都算不錯,但在音域低音段不響亮,甚至乎難發出聲音,呼吸是淺的。現在聲音成熟了,呼吸是深的,當唱到低音段的音階,較穩定,而且低音沉得下去;可唱音域比以前更廣闊。
問:以你的歌唱造詣之高,定必有人切望拜你為師,當教唱歌的陳潔麗老師?
Lily:自己知自己事,我不是當老師材料,有時我推卻了某些人,不是因為我吝嗇;而是真的不懂得,而且不擅於教人,不敢擔此重任。
問:由六年多前至現在,持久喜歡聽陳潔麗歌的歌迷(包括Marco),一定留意到你唱的各類型歌,包括時代感的流行曲、民歌、都足以令人叫絕,而這兩類歌的演繹方式有一定的差別,你如何掌握呢?
Lily:童年至少年時在學校和藝術團多是唱民歌,訓練有素、加上經險;所以對這類歌應該算是應付得來。另方面,流行曲?在家中亦都是自小也聽得多。唱廣東歌著重自然、似講話、無須刻意或作狀。先明白每首歌的曲意、調子、再加上一些想像;如果遇有我很喜歡的歌,會令我很投入,例如:《我願意》這歌,在《聆極物語》和《心曲》這兩專輯都出現過。當時我一個人在錄音棚內,關掉了燈,歌詞全記在心,在這寧靜的個人空間聚精神的唱這歌。
問:我同意,也感覺得到陳潔麗唱她喜歡唱的歌是特別投入,在《聆極物語》專輯內有一首<小天鵝>旋律是改編自古典曲,以人聲作為樂器,「啦、啦、啦、Bom、Bom、Bom」同時亦有分部疊唱,這歌你們唱得出色,是你喜歡嗎?
Lily:十分好玩啦!也是我極度喜愛的歌,不過很可惜,不易找這類歌呀!
問:Marco頓時想起一首歌,在《閒情雅樂 2》當中的<愛如潮水>,陳潔麗與許樂也是超水準的合作,同是「Bom、Bom、Bom、do、do、Ba、la、 la…..」十分精彩!
Lily:又是令我十分之興奮的歌,這歌編曲比原作快版和輕鬆了些。有一晚的現場晚會Live Show就是唱這歌的Jazz版,當時的感覺令我難以忘懷。
問:你的家庭狀況如何?是否生於富裕家庭?
Lily:家中一父一母和Lily自己,並不算富裕家庭,家庭經濟從未叫我憂心,都算未受過苦。
問:陳潔麗是很感性、愛心的女孩!你的方法?果然很成功!這首歌真的是唱得很有感情和感染力。另一齣電影《星願》你有為這男女主角而落淚嗎?《星語心願》這歌都是慘的。
Lily:這《星語心願》的歌也是想像動物而唱的;人的感情與離別的電影不易叫我流淚。可能是戲的橋段未能打動我,Lily承認是感性中人,也有一定的理智。
問:為何動物易打動陳潔麗芳心,而人的感情為何比不上動物呢?
Lily:動物的感情或相處是簡單的、真的、無虛偽。不過,有一齣描述母子感情的戲《媽媽再愛我一次》,令我也哭了一場。感情戲都有一齣《假如愛有天意》也令我很感動。
問:陳潔麗對動物的愛心易動感情,請問有沒有飼養動物呢?
Lily:噢!Lily不容易面對離別的感覺,飼養動物要很有責任,要有承諾的照顧,自己實在太忙了,不想因自己的疏忽而令動物受苦,就算家中所養的魚都要找些生命力特強的那種;就算再嚴重的疏忽也不易叫它們生病。至於其他動物就沒有!如果在合適的時候和環境,我很喜歡金毛尋回犬;有一段時期,不停的上網搜尋資料,飼養的方法…..等。
問:女孩子由兒童聲轉變為成人聲的明顯程度不像男孩子的差別那麼大,Lily在什麼時候轉聲呢?轉聲的過程變化如何?
Lily:約《聆極物語II》這時期開始轉聲,其實當時不知道是這回事,經常喉痛、發炎,繼而成了慢性咽喉炎,並要見醫生診症,醫生建議割去扁桃腺,但不保證有分百成功,總有一定風險;而且家人和我都不讚成割去身體的一部份,所以就打消此念頭;唯有打針和食藥,可解決暫時之苦。後來醫生才告知,Lily是轉聲期,是有喉痛和發炎的現象,灌錄這專輯是一波三折。到了《醉花陰》專輯時,這轉聲期才穩定下來;轉了成人聲,唱歌氣量和穩定度較以前好,以及唱低音段也較易發聲,當然是好事啦!
問:由《聆極物語》開始至《青燕子交響詩》你當過十張專輯錄音助理之職,想不到控制音響Lily也在行?
Lily:奇怪Marco你那心水清?知道我當過十張專輯的錄音助理。一開始陳健老師教我認咪,每支不同的咪,是要配合不同的歌者或樂器使用;密麻麻的接線要認清,咪的接線引入24軌的混音台,再將訊號接到-----哎喲----頭痛啦!接線左接右接,又有 “飛軌”,是 Lily最怕接觸的一部份;坐在控制台混音或調校都算應付的來 ^_^ 。
問:以陳潔麗這受歡迎程度的名字,相信定必是全職歌手,除了在雨林錄音之外,有為自己的才華天份不斷增值嗎?
Lily:有呀!鋼琴很早已獲得五級的資格,仍在學習中,作曲或作詞也希望多嘗試,還有學聲樂,美術等。
聲明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部份或全部內容
按圖進入陳潔麗 video 片段,如因閣下使用的播放制式不同 而令觀看有困難時;可在圖上右按滑鼠,再按"另存目標",將video 片段儲存入閣下的電腦,因此可自由選用其他播放軟件。 ( 此video 片段 是於20-Apr-07 新增 ) ,

Lily 在 video 中多謝大家支持!在訪問片段中Lily所提及到不期望歌迷送禮物(尤其是貴重的),是不願歌迷破費;其實Lily是關心大家! 試問誰不愛收禮物呢?

按圖進入 陳潔麗 video 較大容量片段 (41.6 MB),下載需較長時間,可用 Real Player 播放。

 

作者:梁文光

日期:Mar-2007

陳潔麗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