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在Lily即將面世的《天與地》專輯中所選的曲全是以悼念香港已故的音樂前人、包括作曲、填詞或演唱者,你對演繹這類作品的感覺如何呢?而當中有不少張國榮的歌呢?
Lily:“哥哥”是我至敬愛的藝人,他認真、唯美、對事物的態度與執著,是我欣賞的。我是以專敬的精神,用心去唱他的歌,同時憶念他的藝術生命,有時有些心酸之感。當然唱他的歌,不是模仿,而是在我自己的角度去看 “哥哥”和延續他的音樂精神。有時自己唱卡拉OK時,往往有些歌不合自己的key,就不太隨心了;但因,為了製作自己專輯而選了歌,可在編曲轉到合自己方式去演繹,是我心願的。
問:全張專輯的歌都是Lily揀的,你最喜歡其中那幾首歌呢?
Lily:全部都算滿意啦!不過硬要選的話,就有《漣漪》、《逝去的愛》、《天與地》。
問:你對於你這專輯的唱法,聲線和感情表現跟上一張專輯有甚麼改變或特色呢?
Lily:全部都是我專敬的音樂前人,我抱一個悼念的精神,向他們致敬,思想他們過往在樂壇的貢獻,有凝重的心情,是冷靜的,穩重了一些,而且感覺到自已在錄這專輯時,唱歌的“音區”(音域)比以前更闊。

問:據我知這專輯唱 “和音”的部份是Lily親力親為的,那首歌最明顯聽到你唱 “和音”呢?
Lily:我覺得 “主音”和 “和音”都是自己包辦,感覺會更好,最明顯易聽得出的是《三人行》

問:這《天與地》專輯的歌曲類別與風格,有較大差別,對你來講是一挑戰嗎?
Lily:唱廣東歌較著重齒音、咬字要清晰、又“肉緊”多一些,對我來講大多廣東歌都算很熟稔,而唱 “發燒歌”常要求靚音色的唱腔,有了一些遷就;於是跟唱K或流行曲式的唱法,就有了不同。另外,又如何要在我自己的風格和角度去演繹不同類型的歌,是有挑戰的。我亦常有去用“心婼m歌”的,有時又想,要唱好某一首歌時,若在某一句的音上加“滑音”的效果又如何呢?在腦海中常湧現不同的假設改進思想,再加上實踐。
  
問:這《天與地》專輯的構思是從何而來呢?
Lily:一次偶然與朋友在電話談話中,起了這一概念,我向陳老師(陳健先生)提議,然後就起了這主題,封面設計是由陳老師的兒子來的。還有,這專輯的編曲是最慎重的一次,邀請了多位以往跟「雨林」有合作過的音樂老師一同參與的。
陳潔麗講到 “心婼m歌”這一點時,她好奇的反問我,可明白這點的意思嗎?其實以她這麼高唱歌天份的歌手,不一定要經常練“音準”、“拍子”、“開聲”這基本功夫;當遇到已很熟悉的歌時,就儘量可將這歌存入心中,融入自己生活中,結合了她自已的感覺,每當有靈感浮現時,就是練歌的時候了;而且成功是一點一滴努力累積的成果。還有,Lily很多時進到錄音室時,多是將燈光調到很暗,歌詞和曲譜已存在心中,很少看歌譜,唱歌是她的享受啊!通常Lily可在三日內完成收錄整張專輯的人聲部份,是相當高效率的。 
問:很多時某些廣為流行的歌曲,聽者容易標籤了原唱歌星的名字,或將原唱者的風格與歌曲掛了勾;那麼,Lily你對翻唱歌曲如何掌握,你如何去演繹得 “似”或比原唱者更好呢?
Lily:在《一水隔天涯》專輯的時期,我有一少點意識是似鄧麗君,但到現在,我應有自己風格,而且翻唱流行或熱門歌時,若遵從"模仿"的規範,就祇有縮窄自己舒展的闊度了。歌曲要傳達的信息,不一定是單一的演繹方式;在另一層面上講,若在演繹一首歌上加入我的角度,如何去看原唱者與歌的感覺,多了這元素就有另外不同的效果。

普通話

 

廣東話

此影片攝於 15-July-07 白雲賓館

陳潔麗 向大家講關於新專輯《天與地》

 

專訪陳潔麗對《天與地》專輯的感覺    作者:梁文光


  

發燒試音碟往往多是選擇普遍流傳坊間的熟悉調子,再經過重新的編曲、加入了個別歌手風格重新的演繹,翻唱歌曲的出現,正是很普遍;但卻要看音樂製作人和歌手的誠意與本事,才能抓住人心。
陳潔麗繼上一專輯《鮑比達與陳潔麗》深受發燒友歡迎,時至今,已接近九個月。她能掌握的歌唱路線很寬,而且宜古宜今;除了在甜美悅耳的角度形容之外,她的聲線能兼容淡素與美艷-----同時兼備斑斕華麗的音色,就正是她獨特的靚嗓子。在她天賦的好條件堶情A還加上音樂領悟力和音樂感覺,當然是得天獨厚。而且是近年代無出其右的發燒試音碟歌星,成了萬千寵幸在一身的發燒碟天后的陳潔麗,自出道至今已接近七年了,憑實力表現與經歷和體會,稱得上一姐,是當之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