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陳肖容老師   作者:梁文光


  本網站自從與馬小倩專訪,有了初步的認識,越發覺到多才多藝小妮子歌唱潛質優厚,而且根基穩固;想,定必有獲名師指導。初步得知她是畢業於『星海音樂學院』,繼而在網上被「毋忘恩師」這標題所吸引,看見圖片中慈祥的老人家,身邊伴著一群朝氣勃勃的年青人,再深入的看是一群專師念恩的愛徒為表老師敬意而辦的音樂會,名為「陳肖容師生音樂會」曾於廣州珠江電視台直播,馬小倩也在其中。自始就引起我們開始了進一步的認識馬小倩 ---- 對音樂學習的過程,若有幸拜訪 陳肖容老師是一件榮幸的事,再而從陳老師口中講出有關小倩的評語,正是我們的心願。

 

  獲一代音樂宗師 陳肖容老師撥冗接見是我們喜出望外的事,有賴小倩穿針引線才得以達成。由小倩引路我們依時來到陳府,見到謙遜有禮而和藹的 陳老師,因她隨和及健談,叫我們有賓至如歸的自然感覺。

  我沒有計劃形式的訪問稿,祇因自知對音樂教育方面認識膚淺,恐怕提發多了學術的問題引至貽笑大方;倒不如透過閒談 ---- 藉此了解陳老師過往委身音樂教育的歷程和對音樂獻身的抱負。以年資計算陳肖容 老師,今藝齡 58年,教齡 48年,生於 1934 年 11 月,廣東南海縣人,自 1960 年畢業至今在『星海音樂學院』聲樂系歷任助教、講師、副教授、教研組組長、副主任、主任,現任聲樂演唱碩士研究生導師。

   

問:我們有興趣知,引起陳老師執教鞭的原因?

老師: 當我少年時,正是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年代,為了不當亡國奴,隨父親從香港、廣西、越南、廣州、貴州、重慶直至抗戰勝利才回廣州。解放後, 1950 年任廣州青年文工團演員,後來從數個文工團合併成一個華南歌舞團,我就在此演出了五年,繼而得到單位對我賞識,於是送我到上海音樂學院學習了五年;當時國家正要發展 ---- 提高演員的水平,在此給我學了很多的實際知識。那時的音樂學習途徑主要是接觸蘇聯,因蘇聯與歐洲的聯繫緊密,比較早接觸意大利、捷克、德國等國家;所以當時蘇聯的音樂文化還比西方為高。德國是音樂老祖宗國,孕育出不少名音樂家包括:莫札特、舒伯特、蕭邦、舒曼 ---- 等,所以邀請來教學的專家多是蘇聯人,順理,我們所學的不是英語,而是學俄語。1960 年畢業, 66年遇到文革,在此處所學的暫時不受用了,因形勢所趨,我們要專注演唱中國的歌曲。  

 

問: 當時唱的屬於中國歌是甚麼歌呢?

老師: 唱粵劇、昭君出塞、廣東民歌------等。

 

問: 陳老師你所學的是美聲唱法,用來唱粵劇感覺如何呢?

老師: 我用美聲去唱粵劇相比一般的粵劇唱法沒那般尖聲,所以較順耳和好聽。後來廣州樂團將 “ 昭君出塞 ” 改編成無伴奏合唱,我就在這媞t唱這曲,很受歡迎,我用了美聲,用花腔方法演唱拖腔,因為息彈跳力和連貫性都比較好。

 

問: 你未去上海時是唱甚麼歌呢?

老師: 那時我唱了些中山「咸水歌」、又有客家山歌,去海南島慰問解放軍時,我又唱 海南民歌“ 五指山 ”

 

問: 陳老師,你所唱的歌類別很闊呢?在不同地方處唱不同的歌,有找老師指導嗎?

老師: 我甚麼歌都喜歡學,模仿力也算強,在不同地方學不同語言文化,又有跟當地民歌手學習,後來我還教起別人唱民歌。我融會了各類歌曲特式,自從上海學習之後,用美聲發聲方法去唱民歌,注意保持民族風格,所以我教出的學生有唱美聲、有唱民族,但我沒限制他們,甚至用美聲基礎去唱流行曲也可以。

 

問: 你學生中的湯莉和廖百威唱流行曲也很了得,你有教他們流行唱法嗎?

老師: 關於通俗、流行曲唱法,我沒具體教他們,他們是在學院學美聲,有了美聲的根基,再去演唱流行曲是很容易掌握的了。

 

  在「陳肖容師生音樂會」見到陳老師一部份顯赫成名的學生,其中包括:湯莉是第一屆省港杯,歌唱大賽冠軍,廖百威得獎愈百,他們同是學了美聲,而在唱流行曲方面有特出的優勢。另方面,出自陳老師師門的馬小倩打了美聲的根基,可發展的歌唱路線頗全面,包括以通俗方式唱 Hi Fi 發燒試音碟歌曲、越劇、美聲藝術歌 ...... 等。還有現在當了師範級的音樂老師,包括:女高音歌唱家皮曉彩,現於『星海音樂學院』聲樂正教授、音樂碩士生導師。女高音歌唱家聲樂副教授穆紅,現任『星海音樂學院』聲樂系副主任。女中音唱家陳曉現任『星海音樂學院』聲教研室主任。青年流行歌手馮珊珊,也於『星海音樂學院』任教「流行音樂系」聲樂講師。暫且簡單的舉例,可見出自陳老師之門下人材輩出。

 

問: 學美聲唱法是一門什麼的學問,要注意些什麼?

老師: 美聲是因為方法比較科學,不是藉聲音去嗌,而是用氣來發音,聲帶發出聲是因為靠氣息,我們唱歌是要先調好人的氣息,正是人的原動力。唱歌好聽,要圓潤、強弱、音準、節奏,發音位置要處理得好,如果在喉嚨發出就不好聽,又傳得不遠,古代一般演唱美聲是不倚靠咪的嗎?

問: 近代的年青一派對於美聲的學習態度如度呢?

老師: 我們的教學是有多種管道的,如果將外國的歌曲生搬硬套在中國人身上,一般不易接受,若在音樂的學者還可以;但在一般市民,他們不是專業學音樂,他們祇有聽慣的戲曲“粵劇”,廣東歌流行曲 ...... 等,在學習過程中,要打穩美聲這根基,同時先教他們學中國的戲曲、民歌,這樣他們的出路就大了。

問: 藝術歌曲對一些初聽音樂的人來講是否較難接受呢?如何將藝術歌普及化呢?

老師 :現在中國為了迎合聽眾已發展多元化了,尤其是美聲與輕歌劇和流行曲結合,而外國的歌星,例如以演輕歌劇的 Sarah Brightman 現有選唱流行曲,歌唱家 Pavarotti 、 Carreras 和 Domingo 也曾與流行歌手一齊演出。

 

問: 講到唱外語歌,例如:意大利語、俄語、法語和英語 ...... 等, 陳老師你如何學得這麼多語言呢?

老師: 英語是主要的,我在 40 歲時才開始學英語,用了三年時間,差不多不眠不休的學,直至考到認可試為止;在我來講英語文法,寫都算可以,但講就不算太流利了。我們學音樂須懂多種語言的發音,俄語基本上我算可以,其他語言我祇懂併音,要求的是併音準就可以。

 

問: 陳老師你為了學英語,你看自己的毅力算強嗎?

老師: 我自覺奮鬥精神算好,毅力也不錯呢?

 

問: 現在的學生,當學到意大利歌曲,如何去明白歌詞意思呢?

老師: 現在有翻譯歌詞了,不算難理解,若遇到沒有翻譯,但在曲譜上有英語和意大利語,看英語意思都可明白,再不明白就看字典。

 

問: 馬小倩是你的學生,請講一講你對她的評語?

老師: 小倩是女中音,悟性強,她的音準、節奏、樂感都很好,因為她同時也是話劇演員,學過表演,所以她在演唱上表現力較強。現在,她音域已擴展得不錯,唱低音段在中音以下的 G ,高音段的 hi C 都可以,若唱歌劇 B 或 B flat 也能勝任。小倩學了美聲去唱流行曲,快上手,她唱了很多外國藝術歌曲和歌劇作品。她模仿能力強,學語言方面對英語,意大利語、法語的發音都較準確地演唱。 ( 小倩在旁補充,是 陳老師悉心教導,每個字逐一的教我 ) 。

 

問: 在中國所唱美聲與外國的美聲分別如何?

老師: 美聲是以呼吸為主導,所講的是,“氣 道丹田 ” ,與外國人所講的胸腹式呼吸法大致相同。美聲是從外國傳入來,亦有稱是 “ 洋唱法 ”,現在稱它科學的發聲方法。在意大利初學一年至三年是唱「練聲曲」,以母音 a 、 e 、 i 、 o 、 u 為發音基礎,這三年就是唱沒有歌詞的「練聲曲」來訓練發音與練唱的根基,講起來真須要一定耐性。現在我們的教學,對於唱練聲曲的比重己減至很低了,甚至乎忽略了,但我沒有因迎合近代人的 “ 速成 ” 態度而放棄「練聲曲」這訓練的一環;不過時代在變,教學的要求也有適當的調節。其實,中國原本也有美聲,例如遠早的「漢劇」,是中國京劇的前老祖宗,當時唱戲曲是沒有用咪高峰,而是用真聲,山歌是原生態唱法,民歌和革命歌曲等,也是講求科學唱法,也都是以氣呼吸來發聲,與外國的美聲有共通之處。到現在世界已統一了美聲的唱法。

 

問: 陳老師你接受推薦到上海學音樂,當學成之後,你有甚麼主要原因不留在上海發展,而回歸廣州。

老師: 在未去上海之前,我剛慰問過在大連的蘇軍,此次是向要撤退的最後一屆慰問。本來我和 “ 老頭 ” 打算結婚,但我為了把握到上海讀書的機會,於是將結婚此事暫擱置,我一去上海就五年,老頭就等了我五年;說起來我也算是老實,為了承諾我就回來,當時上海學院也希望留下我在上海教學。回到廣州後,本應回歌舞團,而學校又需要我當老師,於是兩個單位都有了協議,如歌舞團需要我演出,可以去演出(因為當時是不能炒更的)。想起來,我在這堭郋ョA現在比起當時專意在歌舞團還好;因表演生涯到年老了就要退下來,但現在當老師年紀不受限制而且安定,一直教現在,今年是 2008年,我 74 歲了,現在我已退休了,但還反聘我任研究生導師,盡我所能吧。

 

問: 請問陳老師你對教學有甚麼抱負呢?

老師: 在我的餘生盡我所能,為聲樂事業出一份力吧。

 

問: 你現在已處於半退休的教學,有選擇學生年級水平而教嗎?

老師: 我現在是教研究生。

 

結論:

  一身獻身聲樂的陳肖容老師,揚名廣東音樂界乃至中國音樂界,堪稱 “ 嶺南泰斗 ” 之美譽,手執教鞭歷半世紀,桃李滿天下。在「陳肖容師生音樂會」中見到她的愛徒們即場演唱及各自表達對老師的敬語和心聲,同時亦向陳老師致送紀念錦旗,提字為「師範母儀」,可見是極為溫馨和感人的盛會。

  年愈 70 的陳肖容老師學識淵博,德高望重,為人謙遜且低調,不易接受傳媒訪問,我們榮幸得與見面是福氣和緣分。我們敬重陳老師在音樂的傑出貢獻,對自己好學的毅力、執著而認真,在嚴謹的教學要求之外,竟可兼備慈母的位份。對學生的學習進度關注且無微不至,如門生遇有感染風寒之事,虛寒問暖, 那如老師準備的寒衣、雞粥或美味湯水 … 等;正好給學生暖在心頭 。

  陳老師的兒子“ 南子 ”和女兒“ 梅子 ”現在各自都已成了知名的錄音師,梅子於 2000 年也曾在發燒試音碟「雨林音樂製作公司」參與錄音和編曲的工作,據她說:「媽媽是工作狂,大部份時間花在學生身上」。而南子說:「沒跟媽媽學音樂,但有一個好的音樂環境成長」,可見陳老師對教學的認真和投入。我們經此初訪問,有了初步的認識,敬佩陳老師的學習精神與毅力,有一份執著與嚴謹態度,不管其他老師拋棄枯燥乏味的「練聲曲」,但對陳老師仍堅持此為有效而實質的教學步驟。她所教的是正規美聲的唱法,但又不反對學生學成美聲後轉而唱流行曲,這又可見得陳老師頭腦開通之處;不光不反對,反而教懂學生們從美聲打好根基,再向其他不同的音樂路線發展,更可事半工倍,真叫人羨慕她的學生。

製作中

 

返回Hi Fi名人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