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恩情 作者:劉嘉洛弟兄之感人見證

版主: marcomk

may
文章: 422
註冊時間: 週二 7月 31, 2007 10:50 pm
來自: Kowloon

天地恩情 作者:劉嘉洛弟兄之感人見證

文章may » 週一 1月 14, 2008 3:53 pm

天地恩情作者:劉嘉洛弟兄之感人見證圖檔我的題目是「天地恩情」,說起恩情,便要提及我那三位父親,這三位父親分別在我人生中的不同階段出現。第一個是我的生父,他在我年紀很小的時候,便已離開了我的家庭,這離開,不是因為疾病、死亡、工作,而是他要照顧第二、第三、第四個家庭,我對生父的印象很淺,而且都是很負面的印象,如他曾在與我相見時打過我,又如他因玩弄黑社會頭目的女朋友而遭人淋強水以致目盲等。因為生父的拋妻棄子,使沒有學歷且教育水平不高的母親,須日以繼夜兼任多份工作而沒有時間照顧我,我自小便被送到不同的家庭中照料,箇中由生父而來的負面記憶之一點一滴,盡都埋藏在我的心坎深深處。日子漸漸過去,很開心、很慶幸、很感恩,我的第二位父親出現,他是一位愛我、愛我母親、有家庭觀念的好父親,他便是我的養父,但好景不長,這位愛我的父親,在我小六時,與母親結縭,在我中三那年,便證實患有肝癌,與癌魔戰鬥一年,最終撒手塵寰。養父留下了很多東西,包括天水圍嘉湖山莊的家──一所負債一百萬的物業──是還款予銀行後,仍欠一百萬元的負資產;也留下一位連中學也沒有唸過,當了幾年少奶奶,開始與社會脫節的婦人;還留下了一名無心學業,惹事生非,抽煙飲酒的中四學生。中四那年,是我人生中最最黑暗的時間,但很感恩,上帝在那個時候,用祂的光照亮了我,是祂讓我看到光明,我的第三位父親,自我出生直到現在,無時無刻也在我身旁,祂就是那位不離不棄的阿爸天父。中四那年,是祂添我勇氣,是祂加我力量,祂是我堅持不懈的力量源泉,是祂教曉我要讀書,使得中三時連科學也不及格的我,中四可以唸理科,甚至大學以主修生物畢業。認識天父後的這五、六年,我的生活環境並沒有怎麼大轉變:嘉湖山莊的家,仍是個負資產六、七十萬的單位,我的母親仍是一名目不識丁、不懂與人溝通的婦人,但我的心態和心境,卻有很大的改變,時刻充滿平安。最後,很想與天父說聲:對不起。那是我唸大學時發生的事,有一回外婆問道:若我的生父此刻在我面前,我會如何對待他?我很忿怒地回答:你以後也別再提起這人,我很討厭他,如果要用兩個字來稱呼他,我會用「憎恨」,而不是「爸爸」。說完這番話,我便回房間溫習,恰巧溫習到免疫系統一課,筆記說:人體的免疫系統只會對抗外來入侵者,如細菌和病菌,若免疫系統發現將要對抗的,是自己體內的細胞時,就會選擇自行摧毀,因為免疫系統若不犧牲「自我」,輕則會出現敏感,重則可致死亡──那一刻,我感受到天父在與我說話,祂在人體規律中,給了我們一道啟示:日常生活中,我們要為身邊的人犧牲,正如免疫系統為我們犧牲一樣。天父創造天地萬物,包括世人,神愛世人,世人包括你的家人、朋友、鄰舍,甚至你的仇敵,這些都是上帝的兒女,我們要愛祂的兒女,愛祂身邊的人,但我竟對生父有極深的怨懟,感謝主,是祂提醒我去愛我的生父,亦去愛我身邊的人。  我的父親,一位在天,兩名在地。在地的,一名有諸多缺憾,一名英年謝世,也不能說沒有遺憾,唯這些憾事,可以在天父的愛裡得以縫合,我於這天地恩情的歷練中,學會了感恩、學會了知足,知道了怎樣處卑賤、怎樣處豐富,明白了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只要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阿門。劉嘉洛口述 王奕騫筆錄、整理 按:本文講者乃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九龍教會執事、香港科技大學應屆畢業生,原名王梓煬,後隨養父姓氏並易名劉嘉洛,特此附識。

回到「見証」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