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喇叭單元好聲大揭秘 (下)
作者:梁文光
圖 (20)

我個人玩喇叭心得:( 一 ) 儘量保留原廠分音器零件,即使過手隱摩改後也可還原, ( 二 ) 越是簡單的分音器失真越小、喇叭的效率越是高、音樂重播細節較傳神。 ( 三 ) 無分音器的全音喇叭聲音最直接,但最倚賴聲箱,必須專心下苦工在聲箱的設計、容積與木板材料的選擇,全音域的喇叭諧震點高,其聲箱通常採用低密度的細芯夾板比較合適;不宜使用高密度 HDF 木板。

接線:在短距離的聲箱內部接線、喇叭 bi-wire 的跳線 Jumper 看重導體金屬質料多於設計心思,最老期純銅的西電單支芯漆皮電線可大派用場。高音或中音單元,因在工作時所流通的電流是很低,不妨使用 0.5mm ( 純銅芯 ) 的西電線;但不宜將正負互相扭合,因扭合而產生電感,抵銷了超高頻,從而減低音效的空氣感。低音單元可用西電多芯線或 1~ 1.5 mm( 銅芯 ) 的西電線,多芯線聲音豐潤,單支線聲音彈跳力強和爽朗,用者可自由選擇愛好。全音喇叭最好用單支漆皮純銅線, 1mm 銅芯的粗度已足夠了,不宜太粗,又或正負兩組互相扭合。若外置的中音或高音與超高音,其接線更不宜扭合,儘量將其拉直,不宜過長或綣圈。 圖 (20)

聲箱接線柱:自古至今,低檔次的喇叭系統是直接將奀奀的電線 ( 所謂喇叭線 ) 銲在喇叭聲箱內,沒有使用聲箱接線位;在高檔次的高要求,就是使用聲箱接線位,可以自由選擇喇叭線,就提高玩味了。另外,有人認為 simple is the best , 竟將自己價值不非的喇叭系統廢掉接線柱,直接將大蟒蛇般粗大的喇叭線銲在箱內的分音器內,又因大蛇太粗壯的金屬線芯,不易被三數十瓦特的電熱銲槍所能征服,易產生接觸不良的銲錫點(假銲),這絕對達不到 simple is the best 的理想,而且令使用者帶來十分不方面。其實無叉勝有叉、無蕉勝有蕉是取其簡單,直通車免了部份中途阻滯,是一方面的理念;不過若因上述敝點而衍生另方面的反效果,反而不智呢?

若看得出接線柱或接線叉的功用,不妨來作好好的選擇,就是"好叉"才有好聲,請參考筆者於本網站另一則的拙作【教你玩得最 smart 】,應選用最純而簡單的金屬配件。關於喇叭接線叉或接線柱,最好聲的是純度高的紅銅 ( 內地稱紫銅 ) 圖 (21) 、 (22) 、 ( 22a ) 、 (23) 。市面上容易選購的小配件,在大多比數的製造商,多採用堅固又高機械強度的青銅或黃銅作基底材料,再電鍍鎳和電鍍金,因為外觀豪華,易引起銷費者購買意慾。另外極少數比例的廠商 持靚聲為原則,造出紅銅材料的小配件,例如 Cadas 、 CMC …… 等,相信有麝自然香的道理。若客觀看製造紅銅材料的小配件,因製造工序是簡單於電鍍的小配件,為何紅銅材料的 Cadas 或 CMC …… 等,售價比較上不算便宜?我們所理解的是供與求的問題。事實上,傳媒在音響文化灌輸的思想與觀念所影響,就孕育了部份用眼玩 Hi Fi 多於用耳聽 Hi Fi 的發燒友,即是在未有機會客觀比較而主觀性已下結論。

銷售量少的貨品,其總生產和營運成本自然地高於銷售量多的貨品,未到一定道行的玩家 當然是取其又便宜兼漂亮外觀的,名牌效應也是價貴的一個理由。最易明的一個舉例,本來是同出一徹的白米與糙米,是糙米經加工打磨後成了白米,人工處理的工序 糙米是少於白米的,為何是糙米售價貴於白米?既然知道這類小配件因不同商業的決策,就有不同的貨品選擇,用者自己可有明智的決擇。

圖 (22) 、 ( 22a ) 電鍍金的接線柱和紅銅材料的接線柱外觀比較

圖 (21)
圖 (22)
圖 (22a)

喇叭線:

不少創作力強的 Hi Fi 友,實行 DIY了他們自作的喇叭線,有純銅、鍍銀、純銅 + 鍍銀、又有銅 + 鋁 + 鍍銀 + 五金扭合 …… 等,五花八門,真是甚麼銅、甚麼銀都有。同樣都是有聲,祇不過是不同聲音表現;這也不錯,就因容易達到成功有聲的第一步 及過了自己手癮。若要達到世界級鑑聽水準?絕不是偶然心血來潮、或因昨夜一場夢湧現的靈感,就可誕下名流青史的大作?當然絕非偶然,而是要有真實電聲學理據與多方面鑑聽所得的結論,而從中取得平衡點。同時,設計者個人的音樂修養與情操也是加入線材設計範疇的重要元素。因為有要求的人是有理想的,製造了出來的線材其聲音表現在某程度上是反影出設計者對音樂的修維與喜惡傾向,也要環顧世界各大 hi-end 名廠,繼而啟發個人思想與擴闊視野;引發創作靈感是正面建設性的 ( 筆者並不鼓吹抄襲的行為 ) 。

短距離的接線,例如喇叭 bi-wire 的 Jumper 跳線或機內接線,祇在乎導體的物料,例如它的純度或經(煲)使用了幾十年而純化了的老古董的線材。若有一定長度時 ( 0.5m 以上 ) 除了導體質料因素之外,還包含了導體互相扭合時產生的電容、電感或電磁波效應;很多時後者對聲音的影響性比前者為大。即使我們選用了最上乘的純銅或純銀來做喇叭線的導體,若在扭合方式、導體、絕緣介質材料、屏蔽材料,幾方面祇要其中一項或多項配合不宜,就未真正玩到這研究中的喇叭線達到最好聲。以上的物料,每項都有千百種,撞到好聲?有如中六合彩的頭獎和二獎,一味靠撞是全不理智。 請不要眼紅某些大名廠接線售價高昂,他們點點耕耘所作的工夫,有誰知呢?能擠身成為千萬人接受的高級線,自有他成功之道。

本文主題是喇叭,有見喇叭線與喇叭的關係是息息相關的,因此順帶借題以作分享, 圖 (21) Artist 線的原材料,並非全由我製造,而是來自歐洲已停產的古老專業錄音線材,我花了不少功夫和時間去研究和嘗試,將原材料解體,然後扭合;既然多年前製造的純銅材料已就緒,加上絕緣介質和屏蔽物料已由前廠家的大工程師有了妥善的配合,在下不敢領功;祇是願意與大眾分享少少心得。喇叭線是由四組兩芯一網所組成,每一組的兩芯一網的其中每一芯是 7 條 0.3mm 的單支銅扭合;接成喇叭線使用時,是四組兩芯一網的其中兩組定為正相,另外兩組定為負相。我祇是享受加工和使用 Artist 喇叭線的樂趣,至於個別材料的選擇,是不由得我去改變;稍為變得不合宜,改變了原意設計,聲音就大打折扣。

圖 (23)
圖 (24)
圖 (25)

打量鬼主意:

玩Hifi 就是在使用一段長時間對聲音都找不到任何不滿或要改進的要求時,雖算是滿意;但總有心思思打量鬼主意,例如將喇叭線外表套上尼龍網?可裝樣造勢,原來經試聽結果 --- 又是被迫無功而回。單是簡單外表裝飾物料也對聲音起了大變化?表面的理論是不影響喇叭線導體的純度或內阻值;深入一層講是改變了喇叭線內部導體的諧振,繼而影響導體的電磁波反應。

若單方面講玩喇叭線的一門校聲方法,不少玩家使用木粒、紫檀木條 或 "琴馬",分段在地上承墊起喇叭線 圖 (24) 、 或訊號線 圖 (25) ,樂器與人聲分析力提高了、而且音像生動浮凸、質感也頓然實在起來,這實驗的效果可歸入諧振理論。深入一層講,每件物件本身是有一定自我的諧振點,地板或地氈也有自己本身的諧振點,用物件承墊起喇叭線、訊號線或電源線,實質上是將線材與地板各有的諧振點互相隔開,所影響線材諧振的,已改由這小配件 ( 琴馬 ) 所取代,而產生另一種人所喜歡聽的音效。諧振也對於導線內部金屬體與及絕線物料的微動態變動,這樣的微動態變動不是憑肉眼可見的,而是直接影響了導線內部的金屬分子電磁場排列的變化。

現在,再回過來談導線表面加上不同的尼龍網、金屬屏蔽或膠套,是間接改變了導線內的電容、電感和電磁波效應,這樣的改變不能武斷是好與壞,在高藝術研究的工程師,祇可憑經驗、數據與及用耳去判斷。或許可說是不同牌子有不同聲音的表現,是取決於各工程師的個人口味。

我曾經嘗試將現在已表現得相當出色 Artist 訊號線,以同樣線材料加倍份量地造另一對心寄厚望的訊號線,所寄望的是線材料份量加倍 ---- 理應其聲音能量有一倍的回報、低音預期是加倍雄厚;但得出的結果是所有音效比前的減半,是遺反一廂情願的推理,結果就打消這念 頭 。 Artist 訊號線是兩組芯一網所扭合而成,外表套上熱縮膠通,我嘗試多種不同牌子和不同產地的熱縮通,竟發現各種不同熱縮通套在 Artist 訊號線上面都令這線產生不同聲音表現,這結果令我十分嗟異,當然更令不少用者費解。我所能理解的是,不單在直流內阻或在銅芯純度 N 的數字為著眼點,應可看深一層面,就是上述所提到鮮為人知或談論的因素,才是對音響線材聲音表現的最大支配者。

或許,歐洲專業錄音室鑑聽線材廠家有更深入的數據理念是秘密資料,是商業秘密沒有向外公開,那麼就更有深入多層的造線材料與理學,對外仍是一個迷;在實際上,歐美的高級線材廠商並不多公開或張揚其設計理論,也沒有以純度 N 值作招徠。

有時我有感而發,耳聞 坊間自命不凡且滿口理論的俠士談及各類牌子線材、純度 N 值、又或銲線方式與及銅芯數量,他們談得津津樂道;我卻慚愧自知仍站在膚淺的階段,不宜憑有限的知識以武斷的話來充當專家。一般的理論是接線愈短損耗和失真愈小,會是更好聲的。電鍍銀接線通常因為誇張了中高音段,易有刺耳感覺,通常都是 1.5M 聲音淳和於 1M ,這是因為長度的因素,其損耗可收歛了部份刺耳的聲音。在 Artist 線材上有另一發現,原來較長一點的線材聲音是優於短一點的,按次序是由最靚聲的開始排列: 1.825M 、 1.5M 、 1.2M 、 1M ,這Artist線好聲情況跟一般的鍍銀線完全不同。 Artist 訊號線、喇叭線與電源線其聲音是同一特點和方向,即是線材長一點的多一點分析力、從容度、微細弱音更明顯,樂器與人聲分隔度更高。 Artist 單以長度來看 有這表現,不易叫初級層面理論者所理解,我們祇能借上文所討論的深入多幾個層面設計線材的理念上找到少許鳳毛麟角的資料,來暫時滿足個人好奇的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