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o:問及李爍在歌路轉變方面,是否有意擺脫鄧麗君影子呢?
爍:鄧麗君是我最敬重的歌星,由始至終她在我心中是佔很重要的地位,別人常將我和她的名字扯上  關係?我覺得那是我的榮幸!雖然「鄧」已過身,但她的歌和音樂精神仍是長存活著,她有太多方面令我尊敬和學習。至於唱歌路轉變方面,我覺得無須太刻意,做回自已就好。模仿 是歌手成長的必經階段嘛!我相信隨著時間,個人的閱歷,歌唱經驗的累積與成長等,風格自然就會水到渠成。這個世界上不可能再有第二個鄧麗君,因為我是李爍。另方面,我會作多方面嘗試,從中汲取經驗,可作多元化的摸索與及發展,考驗自已的實力,是我的意願。

  談到此處,我們正被李爍(慣常稱她:水水、爍爍、Water)的大方得體的回應所感動,從她眼神與認真誠懇的態度是帶感染力的,她是感性的、是感情中人,同時亦兼備智慧、豪爽與決斷力、辦事效率是快的,認真坦率中帶幾分執著。

  記得Marco當初試聯絡Water,祇表明我們的來意是誠意的邀請和自我介紹網址;驚喜的不到24小時就獲得伊人的回覆。她表示雖身在遠方的北京,還常掛念著香港和各地的眾歌迷。要向她採訪?若透過電話或email回答我們的問題?她是樂意的!但細想,總是不痛快!Marco一於親身上京見爍爍好了!在這預約日與到訪之日,爍爍就在這約十日內為我們尋找幽雅的訪問選地(可隨意拍攝、清靜、加上風景怡人之地,是Marco夢想),達成這夢想,花了伊人不少的心思!

我們與爍爍見面的那日,她己事先安排了兩位演藝界的朋友駕車,送我們到達預訂坐的午膳地方;因這是五月十三日適逢是母親節的正日,勞駕伊人早早入座靜候我們到步。清純漂亮,面圓可愛的美人,並常細心問道,烤鴨好吃嗎?小菜和湯水合味道嗎?她還堅持要作東主(Marco從不許共膳的女子結帳)的慣例打破了。一切美好的安排是包含了爍爍的心思、熱誠、豪爽灑脫,實難抗命!除了為了這餐結帳的感激之外;更重的是那種誠懇,叫人從心堣齞鰤_來。接下來還要勞煩兩位“帥哥”載我們到風光明媚的 “后海灣湖畔的茶聚小亭;完全超出Marco所期望的美景、加上面對著心思、溫柔大方親切的美人,此時此景,夫復何求。

Marco:李爍就是一位多才藝的藝人,演繹鄧麗君歌,她可以維妙維肖,例如《我祇在乎你》和《一個小心願》……等,請問有甚麼方法和技巧去掌握「鄧」的歌呢?
爍:首先聽「鄧」的歌聽的很受,其次就是練,在唱機或收音機跟她唱得多,加上一些我對她的認識和敬意,再加入角色的想像等,而且「鄧」是我敬偑的人,要模仿的 "似"並不算太困難,難的是要唱出自已的新意,其中感覺很重要,它是自然的,一瞬間的。

Marco:屢見因起步初唱「鄧」歌曲的歌手,若因這階段過程成了名,繼而擁有自己的歌曲,建立了個人形象時;就不願別人再提自己起步的階段;更不願將別人影子和形象加於自己身上。但Water你卻不像他們,是因為   你念舊?或是請講你最欣賞「鄧」的那一方面?
爍: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鄧 為人的大方親切,那種對音樂的執著和熱愛都是我最欣賞和學習的。

Marco:另方面,你唱有流行代表性的時代曲,例如:《紙船》、《雪中情》是香港的男聲原唱,但在李爍的演繹之下,卻有清新、少女的心聲隨心發出的,能呼喚人追溯到過往一點一滴的片段,給人感覺是毫不造作,祇有可愛。
爍:想不到你們鐘意聽《紙船》,不多樂器,起段清唱是清新的,編曲不錯呢?到第二段加入的結他伴奏氣氛很好呀!很隨意就唱出來了。

Marco:唱慣傳統小調的唱法,同時又兼顧時代感的歌,又能演繹得那麼出色,是因你的天份高或是聲藝學院教學有   方?
爍:唱歌是我很大的興趣,自小家父有寄望我在畫國畫方面發展,但到我初中時發覺自己興趣開始轉移,繼而進入  大學 “解放軍藝術學院”修讀音樂,當然包括唱歌。關於你所講的“天份”和“學習”同時重要的。

Marco:在你進入錄音室之前,遇有未識唱的歌,有沒有歌唱指導教你唱呢?
爍:沒有啊!當然要自己應變,基本上自己懂得得看和讀譜,算應付得來吧!

Marco:你有學或懂得甚麼樂器呢?
爍:有學過鋼琴,但未有考級,算是可彈得出自己的喜歡的歌。

Marco:你的父母都是畫畫的,初發覺你的興趣轉向在唱歌方面,他們如何支持你呢?
爍:有呀!我媽媽爸爸也喜歡唱歌,爸爸參加了民歌合唱團,也有在多處的演出過。當他們知道我喜歡唱歌時,下了不少苦功和心思,為我找老師,家中潻置音響器材,選購了很多各類歌曲的唱片,爸爸還自學運用電視方面的剪輯技術,製作了不少的MTV作品。

Marco:現在你成了名,很多人都聽過你的名,尤其是發燒友,若在公眾場所有歌迷認得出你,會否像偶像歌星的fans般的瘋狂湧上?
爍:哈哈!通常CD封套影的相片,不易叫人認得我!況且,當發燒碟歌手跟偶像歌手不同之處,是發燒歌迷較成熟、穩重、理智、長情,就算找我簽名也都不太激情;不過,在音響展的場合,fans們就很熱烈啊!

Marco:你與柏菲三年六張專輯的合作,愉快嗎?
爍:從經歷當中的過程,現在學得“乖”了很多啊!比較年少時,更懂專重和聽別人意見啦!在與錄音和音樂監制也很合拍得來,“珞叔”和“強哥”我就時常叫他們做亞媽和亞爸,他們就好像細心備至的媽媽和豪爽不拘小節的爸爸般的好拍擋。另外,公司的決策權不只落在一兩人手上,因此不同意或分歧是有可能的,尤其是《花間夢》專輯的錄制過程,公司立場方向是滿足部份臨場試聽的發燒友要求的意見,而我卻重視唱歌感情的表現上;我當然明白公司的立場,但如果公司肯多站在我的角度上作決定,我會開心多些。合約期既滿,嘗試轉換另的工作環境,希望在不同的演藝途徑作多方面的發展。在此,我很多謝你們和支持我的所有歌迷,凡有任何轉變或進展,開心或不開心的事,我都會通知大家,免你們的掛心!

Marco:如果將中國民歌,早期舊調(鄧麗君時代)或流行曲,這三類歌曲由你選擇,你會首選喜歡那一類歌呢?
爍:可以同時揀兩種嗎?流行曲和年期小調歌很好。亦很適合我唱,舒情歌是我喜歡的。

Marco:有一首你親手填詞的歌,在《紅色草莓園》專輯中的《戀》是日本的曲,配上李爍很文藝、少女情懷的詞,很優美啊!歌曲怎得來,寫詞的意念構思怎樣來的。
爍:是一個歌迷寄來的一首曲調,當我寫詞的時候是約凌晨十二時,最靜的時候,我喜歡幻想,進入夢幻中的小說般;我也是唯美主義的人;在人的現實情感世界中,人的相處有防避、自私、有受創傷等,我不喜歡太直接的現實,反喜歡從小說媟Q像;將直接的情感轉變成委婉一些、飄渺一些。

歌詞:『天邊一條彎彎的曲線,蔓延到我的心田,我們許的願,是否觸得見,誰在誰的戀能到永遠,沒有了永遠,是否才如願,延續今天我最美的戀』就是從歌詞中節錄的片段,李爍就是這樣的文藝從文字間的輕描淡寫,掃描出一個清新的優美影像圖畫。
Marco:我們發覺到你演繹童真、輕鬆、簡單的童謠曲,例如:《蟲兒飛》和《蝸牛與黃鸝鳥》能帶給人進入純真童話當中,與現實社會成了一個大對比;是可叫人甘願停留在李爍的童話世界中流連忘返;你演繹這類歌,是否就是演繹你自己?
爍:我是很喜歡簡單的人,人相處越是越簡單越好,我很喜歡動畫、卡通堶接ㄞu的人物與生活,好似 “宮崎駿”的片中,若能活在卡通劇情中,我很想呀!
講到《蝸牛與黃鸝鳥》-----(“水水”停了一陣子)-----令我想起遺憾的事,我最初挑選這首歌的原因是:從月曆上偶然發現嬤嬤整齊抄寫的歌詞,我想她一定很喜歡這童謠;決定收錄此歌給她一個驚喜,我要讓她知道這是專門為她而唱的,鼓勵她繼續與病魔鬥爭到底!還未曾播給她聽----可惜----!(此時 “水水”情感湧至,滿腔盈淚,是真情流露、是感性的、當然是可愛的)。-----可惜她已經走了!很多時想到或講到這歌,我就難忍住眼淚。
還有一首歌《再見》,從歌詞中、從“和唱”中聽到“亞叔”和監製“和唱”的聲音,在柏菲的約已屆滿,是時候要離別啦!這歌令我很有感觸,心酸無奈之感……(“水水”又來了!)

Marco:看來你是很感性、感情豐富的女孩子,在演繹慘歌方面,你有摧人落淚的感染力,例如:《紅樓夢》葬花辭、《別亦難》、《嘆十聲》,你怎去掌握唱這類歌?
爍:在唱之前我事做番準備,了解每一首歌詞的意思,將慘歌的類別分清,《葬花》和《別亦難》總體來說都是表現人的離別痛苦無奈之情,《嘆十聲》是清樓妓女身世的淒慘。我會用想像將自己代入歌之中,演出劇中的角色;人世間很多離別,夢難圓就好像戲劇中的煽情橋段,牽引人情緒起伏。但不願將慘的感覺長期延續到聽者的心上,慘過後就算了吧!

Marco:在慘歌中,那一類是你最易掌握呢?或最喜歡唱?
a/窮苦,淒涼遭遇不幸。
b/感情愛情傷痛,失落,情變。
c/思念友情,親情離別。

爍:全部共冶一爐可以嗎?這樣可以慘得激烈一些啊!慘完就不再有 “慘”就好了!

  有些歌手本身就是滄桑的的聲線,每當一開腔 “淒酸”就是他們的標籤,就有像樂器 “二胡”般常演奏《江河水》、《悲秋》,太過定形了。
  李爍唱歌聲線甜美、悅耳又帶磁性加上歌唱造詣日益進步,並能以豐富感情的演繹不同各類的歌曲,是先天優利和後天努力的成果。例如,本身就是滄桑或悲苦的嗓子,唱起慘歌時能將慘的信息傳遞出來,不禁令人產生同情之念。我們換另一角度看擁有甜美嗓子的李爍,當唱到那些淒慘或悲傷歌時,不單觸動人同情,而且更能惹人憐愛;李爍甜美嬌俏的聲音總給人美麗與柔弱女性的感覺,就有如小公主落難,誰沒有憐惜之心?誰不挺身相助?李爍正是有這呼喚魅力。

  在這談話當中,“水水”喜歡簡單的編曲配樂,例如一個鋼琴或一個結他,可以令他很投入去唱歌,太多配樂或樂器音量大時反而易蓋過自己的聲音。

  我們談到《好夢留人》這專輯的封套設計和攝影似乎是最靚的,她也算是同意,但眼明心細的 “水水”卻要講出須改善之處,在內頁典雅的古城是頗配合此專輯的主題,是『明朝』的詩辭,又配合場景;竟可以看到遠遠的山上有現代科的無線電發射塔!還有封面,髮髻有個髮夾露了出來,又是美中不足啊!

  在最近的兩張專輯,“水水”極力的爭取由自己唱“和音”,初時監製認為這些是小節。可由他人代唱。在以上多方面看,“水水”就是這樣的唯美主義和為求做到最理想而親力親為。

Marco:有打算為未來的專輯封套,自己設計和繪畫封套與內頁呢?如果內頁的歌詞是出自李爍的手寫筆跡,會為歌迷們帶來很大驚喜和親切呢?
爍:我早已畫了一幅畫交了給公司,是為第一張專輯《君在何方》之用,這幅畫但卻未有採用;現在可能已不知所蹤了!親手寫歌詞?是好的,希望不久將來,我可以做得到。

Marco見過爍爍秀麗端正的親筆字跡,還即時大加讚賞,如果在未來的專輯中,各歌迷見到,“水水”的漂亮字跡時,一定會愛不釋手的持著CD套,就好像“水水”與你在對話中。

在這約七小時多的採訪,面對著美麗可愛的李爍,並不重形式化,就仿如舊友重逢般的暢所欲言,在午膳吃烤鴨的地方、在后海湖畔的涼亭品嚐菊花水、我們也沿著湖畔邊行邊談、邊拍照,是何等的輕鬆和悠閒,我們放下繁累的工作,大可暫不理會重返工作崗位時所積累事務,是多麼歡愉,深感多謝 “水水”賜予我們的假期,是畢生難忘的,我們欣賞“水水”的藝術熱誠和執著,我們享受相處中的簡單友情交往,越是對她認識,就越察覺 “水水”可愛之處,並不單在外表美麗;她眼中看見的事物,在美術上的美中不足處,是有先見之明的。她是一個頗有天份的攝影model,敏銳的觸角、擅於觀察Camera的角度和動向,就憑一言半語,她已能領會攝影的構思,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出美姿,相信任何一位攝影師遇著乖乖和靈巧的李爍時,必感到自已是幸運兒;總叫你毫不費神的與她共同創造、發揮想像與構圖的美感。一位活潑可愛的鄰家小女孩;她隨時可忘記自己是萬人迷的發燒唱片天后;自然且隨意的倚著湖畔欄杆石柱、蹲著在路邊的紅布坐椅旁、易於與路邊陌生的貓兒玩得樂也融融,一一都展露出“水水”童真單純與活潑的一面。在她的演藝天份之中,唱歌是主要興趣;假若在各類音樂多方面嘗試、演劇或繪畫方面找出多方面的突破,好好的給她發展潛質的話,李爍在星途上閃爍的光芒豈是今日可估計呢?

按圖下載video片段 (約10Mb下載需時)
聲明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部份或全部內容
李爍 小檔案
李爍 唱片集
李爍照片區
李爍娛閒的一天

特別專訪李爍 作者:梁文光


 出生自書香世家的李爍,父親從事國畫老師,年僅四年歲的小女孩,其作品《金魚圖》和《小鹿》曾在北京美術館展出,自此初展露了她的藝術才華。為何轉投選擇歌唱這門音樂藝術,憑實力成了今日星光閃爍般明亮的Hi Fi試音碟天后?大部份都是因鄧麗君而起;在巨星鄧麗君殞落那年,激發起李爍對「鄧」的歌產生興趣;早已蘊藏著無限音樂細胞的她,開始參加歌唱比賽,屢穫佳績。
能用流暢的國語、日語、粵語、英語、閩南語----等語言演唱。
  先天擁有甜美的嗓子和臉兒的她,既有鄧麗君的韻味,亦有自我獨特唱腔,多次被各地應邀參加獻唱鄧麗君歌曲的音樂會,好評如潮;同時亦表現李爍在演繹「鄧」歌曲方面有過人之處,且能唱活了鄧麗君歌的神韻,因此而得了「小鄧麗君」、「小城巨星」和「百靈鳥」之美譽。亦有不少人每當提到李爍時,常將鄧麗君的名字扯上關係,李爍就是這樣的踏上了發燒試音碟歌手的第一步。《君在何方》和《相見歡》就是李爍在初出道,在二年之間兩張個人專輯,繼而在第三張專輯《花間夢》開始,歌曲路線轉趨向個人風格,暫時是唯一的廣東歌專輯,繼後的專輯《好夢留人》和《紅色草莓園》這兩專輯都是很鮮明個人專題形象專輯。